揭密惟一击落过日美两国战机的中国飞行员

 www.462.net     |      2020-05-08 09:47

图片 1

邢海帆,原名邢文卓,出生在四川阆中县的一个农民家里。历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飞行技术检查主任、空军学院研究处处长、高级班主任,北京市政协六届委员,离休后曾任北京航空联谊会副会长、会长等职。

图片 2

2019年,随着纪念新中国70诞辰的日子临近,近年来紧锣密鼓建设中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也将于近期正式启用。与此同时,位于北京市南郊的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南苑机场的关停搬迁也提到了日程上。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1949年8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飞行中队正式成立。9月1日,军委航空局常乾坤局长召集华北军区航空处和飞行中队的负责同志开会,正式下达了开国大典空中受阅飞行的命令。后来由于中队长徐兆文训练时受伤,邢海帆担任飞行中队代理队长,同时任空中受阅总领队。

有这样一位中国空军的老飞行员:他经历了60年漫长而离奇的航空生涯……曾亲眼目睹遇空袭后珍珠港满目疮痍的惨状;参加过飞越“驼峰”天险的着名航行;也曾参加了武汉空战,上海空战,与日军一决雌雄;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空中分列式上也有他矫健的身影,并且是空中分列式中第一个飞越天安门上空的人。最为传奇的是,他是惟一击落过日军战机和美军战机的中国飞行员,他的名字叫邢海帆。

南苑机场的接收和开国大典受阅飞行

任务接受下来后,各项准备工作立即开展,首先是参加受阅的飞行人员和飞机陆续从各军区航空处和东北老航校调来了。大家一到南苑机场,听说要参加开国大典空中受阅都很高兴,劲头也很足。但是面临的困难也不少,任务十分艰巨。

参加对日空战

■肖邦振

图片 3

邢海帆出生在四川省阆中县农村。高中毕业那年正赶上卢沟桥事变。血气方刚的他决心投笔从戎,报效国家。强健的体魄和扎实的文化功底,使这位身高近1.80米的大个子青年顺利地考入了国民党空军览桥航校12期,先后在成都、柳州陆军军官学校受训,1939年到云南楚雄、昆明,接受初、中、高级飞行训练。后经-航校总顾问陈纳德考试合格,于1941年10月到美国留学深造。

2019年,随着纪念新中国70诞辰的日子临近,近年来紧锣密鼓建设中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也将于近期正式启用。与此同时,位于北京市南郊的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南苑机场的关停搬迁也提到了日程上。

一是时间紧。从9月1日到10月1日的开国大典,仅一个月时间,这对刚刚组建的飞行中队来说无疑是太紧张了。

当时,国共合作,实现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美国又是中国的抗战盟邦。这一年,战争阴云密布,太平洋上早已不太平。日本法西斯业已露出了凶恶的杀机。正当他们乘坐的船航行在奔赴美国的南太平洋航线上时,收音机中传来震惊世界的消息:日军飞机偷袭了珍珠港!三天后,他们途经-夏威夷,亲眼目睹了当时珍珠港被空袭后的惨状。战争使人猛醒,战争更燃起人们的激情。邢海帆在美国刻苦学习、训练,心系惨遭日寇涂炭的祖国。一年之后,他以精湛的飞行技术和优异的理论学习成绩毕业,回到了日夜思念、灾难深重的祖国。也许是考虑到他飞行技艺好,想让他多带出一些好飞行员的缘故,回国后,上级分配他到已迁至印度拉-合尔的国民党“中国空军军官学校”任教,培训第16期1、2班和第17、第18期飞行学员,他们经-过飞行筛选和预备训练后再派到美国受训。

南苑机场,是中国最早的飞机场,始建于清宣统二年8月,距今已经有109年的历史。1913年,北洋政府在南苑机场创立了中国史上第一所航空学校——南苑航空学校,使得南苑机场进入第一个使用高潮。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南苑机场,经过扩建沦为日军侵袭中国华北的空军基地。日本投降后,美国海军陆战队以协助国民政府接收日占领土为由进驻南苑机场。此后,南苑机场一直是国民党空军的军事基地,直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

二是机种复杂、器材旧。参加空中受阅飞行的17架飞机中,有P-51战斗机、“蚊”式轰炸机、C-46运输机和教练机。不少飞机是从收集到的零配件组装起来的,就是同一类型的飞机,性能上也有差别。

1943年开始,世界反法西斯阵线转入对法西斯的进攻。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已转为全线守势。中国政府接受美国陈纳德建议,于这年10月成立了中美空军混合团,又称中美空军联队,由一个轰炸机大队和两个歼击机大队联合组成,中方空军是第1、第3、第5大队,美方人员是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成员和一部分“飞虎队”的飞行员。各大队又各由4个中队编成。从司令部到各级指挥层,都有相应的中、美双方的指挥官。中、美空军双方官兵并肩作战,参加对中印缅战区的日本侵略军的战略反攻。开始,第3大队不断出击敌后海南、香港、九龙一带,扫荡敌方海运与军事设施,屡获战果。

那是1948年11月辽沈战役后期,东北军区指示东北老航校派人到解放区搜集国民党空军遗留的航空器材,用于建设人民空军。同年12月初,由方华、吴恺带领的东北老航校接收组,挑选了7辆大卡车和1辆中吉普昼夜兼程赶到南苑机场大门口时,领队才发现门口站岗的哨兵仍然是国民党兵。此时,车队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能毫不犹豫地冲进机场大门。国民党哨兵看到开来的车队是清一色的美国造,并不敢盘问,还给进门的车队行军礼。车队蒙混过了门岗,开到跑道南侧营房区内占领了一座平房。这时正是午夜时分,敌人大部分已经撤退,剩下的残兵败将没有什么战斗力,听说解放军已经进了机场就仓皇逃窜了。

三是人员彼此陌生。飞行员来自四面八方,互不熟悉,国民党起义飞行员较多,如刘善本、阎磊、杨培光等,也有红军时期党中央派往新疆学习飞行的老同志,如方槐、安志敏等,还有老航校培养出来的优秀飞行员,如后来担任过空军副司令员的林虎,当年仅20多岁。

由于邢海帆积极要求参战,一年后调至着名的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3大队第28中队任分队长,直接参加对日作战。其间曾多次去印度接收新购进的美式新型战斗机P-40N和P-51,并驾驶这些飞机飞越“驼峰”天险回国,使这些新装备及时投入抗日空中战场。此后,邢海帆又被调入国民党空军前线作战部队,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空中生死搏斗。

1949年2月3日,正值北平举行隆重的人民解放军入城式之际。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张雨农等4人从上海驾机起义,直接向北飞行到南苑机场降落。当他们落地走下飞机时,立即受到了解放军的热烈欢迎。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并不甘心南苑机场的丢失,更害怕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5月4日,在我军还未建立起有效防空之前,盘踞在青岛的国民党空军派出6架B-24轰炸机轰炸了南苑机场,投弹由东向西跟进,轰炸一线排列的油库、发动机库、飞机库以及宿舍区,炸毁了通信联络机2架,炸伤C-46、B-25飞机各1架,并炸毁机库1座,烧毁房屋196间,死伤24人,使得解放不久的北平受到严重的空中威胁。

邢海帆多次谈到他作为飞行中队的代理队长,在当时的气氛条件下,其工作是很好做的。因为大家都盼望着新中国的诞生,都愿意尽自己的力量为新中国做贡献。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经历,驾驶过不同的飞机,却从没有人说三道四,心里装着一件事,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把空中受阅的任务搞好,力求全队准确、整齐、安全地通过天安门的上空,以接受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当时,日本空军在中、美空军的联合打击下,由强变弱。中国空军的作战目的,主要在获得战场上的空中优势,以减轻陆军遭受日军的空中威胁。所以,运用兵力侧重于以歼击机部队主动出击,强行轰炸扫射敌之重要基地。为了对抗日军在河南的攻势,第3大队以梁山、安康为基地,频繁出动,袭击敌地面目标,阻击敌地面攻势,邢海帆多次参与出击任务。

6月的一天,周恩来副主席召见军委航空局常乾坤局长,谈到党中央决定在北平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空中安全你们能不能出点力呢?常乾坤局长回答说:“行!”

为了确保全队能顺利地飞过天安门上空,邢海帆和地面指挥员及各分队长一起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并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做了充分的准备。当时还没有供飞行专用的航空地图,他想自己领头飞行,如果有丝毫偏差就会影响整个飞行编队。于是,邢海帆又找来五万分之一的北平地图,当做航图,便在图上用尺子量了又量,算了又算,航线终于标定了,飞机在通县双桥会合,分出高度,编好队形,再飞向天安门。

1945年1月上旬,邢海帆参加了对敌武汉空军据点的强行攻击,这是一次较大规模的空中战役,他所在的大队担任主攻突击任务,助攻和间接掩护任务则由第5大队和美军空军第14航空队的部队承担。连续3天,他们共出动飞机近1000架次,集中优势兵力,分别对武汉地区的王家墩、徐家棚、南湖等3个日军机场,进行突袭。当时,邢海帆是28中队的分队长,带队参加主攻突击,任务是轰炸扫射机场上和地堡里的日机,每架飞机都携带两捆带降落伞的炸弹,这种炸弹便于在低空投掷,专门用来破坏飞机和杀伤人员。第一天,当飞临徐家棚机场上空时,只见停机线上整齐地排列着20多架盖着蒙布的轰炸机,那正是经-常利用夜间骚扰我机场的日军轰炸机。猎物诱人,邢海帆不禁高兴得大叫起来,哪管敌人的地面强烈防卫火网,立即带队俯冲下去,一阵猛射后,接着投弹轰炸,滚滚的浓烟顿时笼罩了停机场。第2天继续出动,邢海帆继续担负突击南湖机场的任务,轰炸扫射疏散隐蔽在地堡里的敌机。第3天出动,邢海帆担负掩护任务,没有遇到敌机。两天的突击,3大队击毁地面敌机多架,邢海帆自己驾驶的飞机也中弹10余发,幸能勉强飞回了基地。这次空中战役,总共击毁敌机71架,击伤57架。从此敌人在武汉地区的空中力量,基本上被消灭,直到日本投降,敌空军在武汉地区再也没有力量组织起象样的空中抵抗了。

回到办公室后,常乾坤首先向王弼政委传达了周副主席的指示,并责成作训处处长方槐草拟了一个以P-51战斗机为主体的防空作战计划。经研究,军委航空局向中央军委建议,调集10名左右飞行员,装备相应数量的飞机,组建1个飞行中队。

为了使几种不同速度的飞机能够保持好空中编队,邢海帆经过精心的航行计算和图上作业后,自己先行试飞。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飞行员,邢海帆是第一个飞越金碧辉煌的天安门上空的。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邢海帆参加过数十次对空、对地作战行动,先后驾机击毁日军20多个火车头,炸毁敌舰数艘,击落击伤敌机8架,获奖章、勋章多枚,并得到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颁发的团体荣誉勋章,晋升为空军上尉。

8月15日,飞行中队正式成立,徐兆文任中队长。装备P-51战斗机6架,蚊式、B-25轰炸机各1架,PT-19教练机2架。由于该队驻南苑机场又称“南苑飞行队”,隶属于华北军区航空处,作战指挥和飞行训练统一由军委航空局负责,华北军区航空处具体指挥。当时飞行员穿日本式连身服,大家建议改夹克式,这种服式也沿用于今。

9月2日,邢海帆驾驶P-51战斗机从南苑机场起飞后,以通县双桥广播天线铁塔为起点,按航向270度飞行,结果与地面计算完全一致。那时人民空军还未正式成立,没有导航设备,只能凭两只眼睛观察地标和保持罗盘飞行。这次试飞的成功,邢海帆信心更加增强了。接着,邢海帆又带领各分队的分队长进行了一次空中实地演练飞行,大家飞下来后,对受阅方案心里更有底了。同时,为了防止敌人从空中来捣乱,上级研究决定,一旦有敌情,马上出击。

在国民党空军中最早成立共产党组织

据开国大典受阅飞行的参加者阎磊回忆:“飞行队刚成立时,住在南苑机场北场中间位置,长长的一排平房,飞行人员、地勤人员和队部办公室人员都挤住在一起。宿舍都是大房间,每个房间住六七个人,一律是两条长凳支架起的木板床。”经过短期的紧张训练,9月5日,飞行队正式担负起北平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每天保持2至4架P-51战斗机昼间值班。从此,中国人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空中作战力量,国民党空军独霸中国天空的时代也随之一去不复返了。

图片 4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加紧准备发动全面内战,妄图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革命力量扼杀于血泊之中,在中国实行独裁统治。

1 2 尾页

9月23日,邢海帆又带领全队进行预演,实地通过天安门上空。这一天,参加受阅的17架飞机,分成6个分队,按不同机型组成不同的队形,逐一通过天安门上空。飞在前面的是9架P-51战斗机,由邢海帆带队,分成3个分队,编成3个“品”字队形,接着第四分队的两架“蚊”式轰炸机,排成“一”字队形,后面由3架C-46运输机组成第五分队,最后3架通讯、教练机组成第6分队,也都各自编成“品”字队形。

1945年11月,第3大队调驻徐州,邢海帆所在的第28中队进驻济南,这都是为打内战作的军事部署。国民党当局密令第3大队,先是进行侦察,后来命令对解放区和解放军扫射投弹。邢海帆不愿打内战,屠杀自己同胞,便借故返乡为父奔丧、探亲和结婚等理由,请假外出达半年之久。归队后,在多次的言谈中也流露出对打内战的不满情绪。

预演非常成功,大家满怀喜悦地返回机场时,地面指挥员报告大家一个喜讯。原来,在邢海帆等预演通过天安门上空时,正值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委员们听到飞机的轰鸣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飞机?周恩来副主席告诉大家,这是我们自己的飞机,是来保卫政治协商会议的。委员们听说是自己的飞机,个个都笑逐颜开!飞行员们听到周副主席的话都非常激动,表示一定要做好战斗准备,保卫政治协商会议的顺利进行。同时,要认真搞好飞行训练,圆满地完成好开国大典空中受阅的光荣任务。

1946年10月邢海帆被调入览桥空军官校。当时,官校教育长胡伟克曾是印度拉合尔航校的负责人,邢海帆在他手下工作时,胡对邢的技术能力和为人均很了解,此人相当器重邢海帆。

194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日子。早晨5点,邢海帆就带领飞行员来到机场,只见受阅飞机已经整齐地停放在起飞线上。战斗机飞行员随时做好了战斗起飞的准备,其他飞行员做好了受阅准备。

当时,国民党空军政治部门已截获邢海帆给未婚妻李之的数封信件,内容多是谈及反对打内战之事。政治部门告诉胡伟克,说邢海帆政治思想上有问题。胡伟克说,由他负责处理。可是事后,胡伟克从未向邢海帆提及此事,反而任命邢海帆为教育处的副官,负责学校的训练计划,后又让邢海帆兼任辅助教育室主任,负责模拟教学。

下午3点,从机场的广播里传来了首都30万军民隆重举行开国大典的盛况,飞行员们在飞机座舱无线电里听了非常高兴,同时也很激动。因为,受阅飞行马上就要开始了。

邢海帆原计划驾驶飞机到解放区。胡伟克有3架专机,均由他负责掌握,很容易到手。但邢海帆又怕这样不明不白地飞过去,引起共产党怀疑,想找到党的关系后,有人介绍再过去。这时,邢海帆开始积极寻找党,他曾经冒着特务盯梢的危险,3次到上海找关系,但均无结果。他每晚都收听延安、邯郸、张家口、延边的广播,了解解放军反攻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