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在抗日战争中有什么战绩吗?

 www.462.net     |      2020-05-08 09:47

提起彭雪枫指挥的新四军游击支队,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这是纵横江淮的“红色劲旅”,尤以骑兵彪悍见长,而杀敌英雄谢氏三兄弟正是其中的楷模。

3支队副司令员谭震林指挥部队与日军血战繁昌,歼灭日伪军1千余人。

图片 1

1940年4月的一天,谢继书从游击支队司令部开会回来,途中被国民党第5战区第11游击总队头目耿大炮设伏逮捕。耿大炮因其当伪军的拜把子兄弟被新四军消灭,怀恨在心,抓到谢继书后,对其百般折磨,最后将其杀害。谢继书牺牲后,全国舆论哗然,在舆论压力下,国民党被迫向新四军游击支队致信道歉。

3师副师长兼8旅旅长张爱萍率部进行的盐阜区反“扫荡”战斗,共毙伤日伪军1千余人,俘虏780余人。这其中在刘老庄战斗中,7旅19团2营4连82名官兵,为掩护总部转移,与3千多名日伪军血战一天,最后全部壮烈牺牲,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以豪迈的英雄气概,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册上写下了光辉一页。

当时间进入到1944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沉重打击下,已经日益走向颓势。此时,已经担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积极响应新四军军部的号召,向周边地区的日伪军发动反攻。当月23日,彭雪枫指挥部队首战萧县的小朱庄,击毙不接受投降的顽军纵队司令王传授及其官兵三百余人,俘敌一千三百人,并争取了伪军吴信荣部的战场起义,实现了首战告捷的目标,鼓舞了部队继续打赢胜仗的士气。

英雄辈出的中华大地,曾上演多少“我死国存”的壮举。烽火硝烟中,父送子、妻送夫、兄携弟,争相奔赴战场的故事不胜枚举,其中有许多人再未归来。虽然我们无法亲见他们浴血拼杀时的英勇,但他们甘为祖国而牺牲的悲壮,早已铸成民族记忆的丰碑。本文所讲述的四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同胞三兄弟,他们都将热血赤忱和宝贵生命无私地奉献给了伟大的祖国。——编 者

粟裕将军的最高辉煌在解放战争期间,但解放战争中的华东野战军都是从抗日战争中磨练出来的。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至今在江淮流域,尤其是河南省、安徽省和江苏省相邻的地方,还流传着彭师长带领新四军打鬼子,杀伪军的故事。倘若彭雪枫没有牺牲在抗日战场上,在1955年开国将领授衔中,以其个人的资历,尤其是在战争中所立下的功勋,授予大将应有可能。因为从新四军序列担任过师长级别授予大将的,有排名十大将之首的粟裕,还有张云逸,就是彭雪枫没有授予大将军衔,那上将军衔不用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图片 2

受限于宣传方面的影响,很多人以为新四军在抗日战争中就一个皖南事变,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媳妇,其实这是最大的误解。

展开全文

谢继书、谢继祥、谢继良都是皖北涡阳县谢庄人。日军侵入家乡后,大哥谢继书第一个投奔了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游击支队,任第1总队第3营副营长,率部多次痛击敌军。彭雪枫钦佩谢继书娴熟的马上功夫,更欣赏他的个性。一次,两人比骑射,落了下风的彭雪枫对谢继书赞赏有加,豪爽的谢继书将坐骑大白马送给彭雪枫,彭给大白马起了个响亮的名字“火车头”,寓意在抗战中一马当先。此后的日子,“火车头”伴随彭雪枫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

新四军副军长项英指挥的南繁地区反“扫荡”战斗,歼灭日军900余人。

这么说来,彭师长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不然,身边的同志都很尊敬他,就连敌人也怕他三分,肯定是有道理可讲的。而这个道理当然要从他参加革命的源头说起。彭雪枫,出生于1907年9月9日,籍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年少的彭雪枫家境一般,但说他天资聪颖根本不为过的,正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人品好、懂礼节,不然的话,他在北京育德中学求学,因为曾经资助他读书的人,由于各种原因难以为继,眼看着彭雪枫就要中断学业。在这节骨眼上,彭雪枫遇到了好人,这个好人就是他所在学校的校长。得到校长的同情和照顾,当然是校长从平日里看出来彭雪枫是个好孩子,好学生,日后肯定有前途。本着伯乐培养千里马的心理,校长安排品学兼优的彭雪枫在该校附属小学部教国文,每周七小时,月薪十元,开启了彭雪枫勤工俭学之路。如此这样才能使彭雪枫能够继续接受中学教育,直到完成学业。当然,彭雪枫肯定把校长的关怀作为自己好好学习,好好辅导小学生的动力。只是,彭雪枫在继续求学期间他在进步教师的影响下,渐渐懂得了革命的道理,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应该也是校长所期待的。

谢继书的大弟谢继祥于1939年参加新四军,在永城县北三座楼的战斗中,他不仅击毙多名日军,还活捉一名日军小队长,受到嘉奖。1940年6月1日,皖北日伪军兵分三路,合击游击支队驻地新兴集。战斗中,谢继祥率警卫连阻击,因敌众我寡,队伍被日伪军分割。为掩护战友撤退,谢继祥跳出掩体,连续向敌人投掷手榴弹。最终,谢继祥身负重伤,倒在地上,包围上来的日伪军对受伤的谢继祥疯狂刺杀,他用尽力气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粟裕将军采用围点打援战术,一个纵队打车桥,另两个纵队则是负责阻击和打援。打援的两个纵队,用地雷阵、炮群战术,大量杀伤敌人,后期敌人根本不敢再增援了。

[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

谢继良

韦岗伏击战虽然规模极小,但在江南国军一溃千里的情况下,其影响却很大,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的鼓舞了江南人民的抗战热情。

[彭雪枫和战友们在一起]

谢继祥

最有趣的是,陈泰运当汉奸,部下们都不理解,粟裕将军兵行险着,准备也不充分。有个侦察兵骑着自行车不小心就闯进了陈泰运部的一个院子,可他当机立断,举枪示警,一个院子里的130多名国军,还没来得及投靠日寇,就成了俘虏。这就是新四军一个人俘虏130多人辉煌战绩。

图片 3

1 2 3 4 尾页

2支队副司令员粟裕率部远途奔袭发动官陡门战斗,新四军以轻伤两人的代价,歼灭伪军300余人,此战8分钟结束战斗,20分钟打扫完战场,敌援军未到已安全处理撤离。

[马上的彭雪将军]

短短四个月内,谢氏三兄弟先后牺牲。他们的母亲深明大义地说:“为国而死,死得值得!我老了,不能为国尽忠,但我和儿媳要把孙子培养成人,让他们长大后精忠报国!”

粟裕大将:车桥战役对日伪“猛虎掏心”

1944年3月,为打破日伪之“清乡”“屯垦”计划,使苏中抗日形势得到全面改观,时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粟裕策划发起车桥战役,于3月5日凌晨以5个团兵力神不知鬼不觉绕过外围日伪据点,直接向车桥日寇发起猛烈进攻。

车桥位于日寇占领区的核心,日寇做梦也想不到,粟裕竟然这么大胆,敢直接打到自己老窝来,当下600多日伪军被歼灭大半,剩下的日寇负隅顽抗。

车桥被新四军“猛虎掏心”,宝应,淮阴,淮安等其余据点的日伪军纷纷出动救援,却不料进入粟裕事先布置好的伏击圈,遭到新四军猛烈打击。车桥残存的几十个日寇见救援无望,趁夜色逃之夭夭。

车桥之战,消灭日伪军近千人,收复了宝应以东纵横百余公里的大片区域,并沉重打击了日寇的士气。日寇认为新四军自此已掌握了苏中战争的主动权,3月10日,驻守江苏东台的日军因对侵华战争感到绝望,竟有12人集体上吊自杀了!

车桥战役的24名日俘则自愿成了反战先锋,并由衷称赞:根本没想到你们采用这样的战法,完全小看了新四军,你们的粟裕了不起!车桥战役更是创下了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一次俘虏日军人数最多的记录。

新四军缴获的日军装备

国民党军队做为抗日战争主力军,在东北战场不发一枪望风而逃,大好河山拱手让给日寇。在华中,华北,华南战场丢城失地一溃千里,被日寇驱赶大半个中国,历次会战均为被迫应战而几乎全部惨败,最后躲进重庆隔空喊话,当然,为国捐躯的国军将士也值得敬仰。国民党副总裁以下数百万国军整建制的投靠日寇充当帮凶,数量之多甚至超过侵华日军总数,成为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历史挥之不去的最可耻的记彔,最难堪的笑柄。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及其武装力量虽然武器简陋缺衣少食,不仅没有后退一步,而是冒着日寇的枪林弹雨,以血肉之躯抗击武装到牙齿的凶残日寇。狼牙山舍身跳崖五壮士,乌斯河毅然投江八烈女,杀身成仁杨靖宇,宁死不屈赵一曼,感天动地名垂青史。居不完全统计,八路军,新四军仅团级以上将领就牺牲3988人,加上东北抗联部队,殉国将领超过4000人以上,普通士兵伤亡更是不计其数。

共产党军队不但坚持在陕北,而且迎着日寇的炮火进军东北,山西,河北,山东,河南,江苏,安徽及全国各地坚持艰苦卓绝的持久抗战,歼灭大量日寇有生力量,给予日寇沉重打击,减轻了国军战场压力,迟滞了日寇侵华脚步,并且发动百姓全民抗战,不断驱逐日寇,扩大解放区,至二战结束之前,已经解放一亿人口,从日寇手中夺回一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相反,国民党军队从东撤到西,从北逃到南,没有一寸解放区,日寇投降后是谁抢先摘桃子,不言自明。战后蒋介石不顾国人的强烈反对,公然释放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侵华日军总司令,重要战犯冈村宁次,并且任用其为军事顾问,发动全面内战,充分暴露了国民党勾结日寇消极抗战积极内战的虚假本质。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在抗击日寇的战火中越战实力越强盛,越战规模越壮大,直至日寇投降!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无可辩驳的表明,舍生忘死抵御外敌,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的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军队不愧为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丰功伟绩永载史册!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实乃永恒的真理!

新四军在我军历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支部队,前身是长征之前留守在南方的红军,之后国共二次合作,联合抗战,便将留守在南方的红军整编,组建了新四军。当然新四军首任军长大家都知道,那便是大名鼎鼎的叶挺同志,之后顾祝同策划了皖南事变,使得新四军很多人被杀害,而叶挺被囚禁。

说道这里,很多朋友估计觉得,在抗战时期,好像新四军最著名的一个事件就是皖南事变,其他事情好像和新四军没有关系,其实事实还真的不是这样的。新四军在组建之后,便在南方坚持打游击,给日军和伪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或许全部去说也很难说完,下面我给大家举一个新四军抗战的实例。

想必彭雪枫将军,大家都应该知道,彭雪枫将军便是新四军出身,在抗战期间,彭雪枫将军率领新四军第六支队进行了大小战斗三千多次,消灭了日伪军四万八千多人,在淮北反扫荡中重创敌军,敌我死伤比例为5比1。可惜的在抗战胜利前一年,彭雪枫将军在西进收复失地的过程中不幸中弹身亡,年仅37岁。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对于彭雪枫将军还是非常敬佩的,他是一位少有的文武双全的指战员,为抗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却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民族大义,他是新四军的骄傲。说了这么多,新四军在抗战时期的表现大家都应该知道了吧。不知道大家对于新四军有着何种看法呢?

庐无战役

1938年10月下旬,新四军第4支队为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发动庐无战役,攻克安徽省庐江县、无为县地区,造成“伪”军保安团伤亡3000余。

黄桥战役

1940年10月4日,新四军陈毅、粟裕遵照中国共产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以不到1000人的代价取得黄桥战役的胜利。国军在此战中共损失1万1千余人,3800人被俘虏。此后,新四军与南下支援的八路军第5纵队会师,占领了海安、东台等四个县,并缴获大量装备。11月17日,在江苏海安成立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23日迁盐城),叶挺任总指挥,陈毅任副总指挥并代理总指挥,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胡服(刘少奇)任政治委员,统一指挥陇海路以南、长江以北的新四军和八路军部队。留在苏南的新四军第2支队领导机关,组建了新的江南指挥部。

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大部分时间没有出现在正面战争,而是以游击战的形式活跃在敌后。

游击战这种形式,注定了不会有大兵团之间的直接对抗,所以没有比较大的战绩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很容易给人感觉是“不出活”。

但是,这种敌后建立根据地,然后骚扰占领区,也确实给小日本和傀儡政府造成了巨大麻烦。

最重要的是,在国民政府和政府军杳无音讯的情况下,给了广大被占领区的人民群众希望和期待,至少汉奸们也要小心,摇摆者也要多想一想,对投降主义者和侵略者也是强大的心理压力。

至于战绩,其实没有必要吹捧,事实就是事实,大的战役确实没有几个。

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第一句就讲到: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人民的队伍。从中可以看出,八路军新四军是我们党独立领导的抗日武装。

1937年泸沟桥事变后,国共两党再次合作,枪口对外,一致抗日。为整编南方赣、闽、粤、浙、鄂、豫、皖八省边界地区(不包括海南岛)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军二十八军的武装力量,周恩来几经与国民党交涉,定番号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叶挺为军长,项英任政委兼副军长,张云逸为参谋长,周子昆为副参谋长,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皖南事变后,叶挺被捕,项英遇难。中共中央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委。

新四军是一支具有革命光荣传统、能征善战、名将辈出的抗日部队。在抗战中,进行了艰苦的反“扫荡”、反“清乡”、反“蚕食”、反磨擦斗争。组织了南繁战役、苏北苏中反扫荡战役、苏南反清乡作战、高沟杨口战役、阜宁战役、宿南战役等作战2,2余次,其中对日伪军作战1、9万余次,歼灭日伪军31万余敌。在整个抗战中,抗击和牵制了16万日军,23万伪军,为抗战的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在抗击日寇、伪军的同时,新四军还注重发动群众,建立和扩大抗日根据地。先后建立了地跨苏、浙、皖、豫、鄂、湘、赣七省的 苏南、 苏中、 苏北、 淮南、 淮北、鄂豫皖湘赣、皖江和浙 东八块抗日根据地,面积达25.3万平方公里,人口3420余万,巩固了抗日武装,打击了日伪顽敌。

作者:毅品文团队一恒独步,无授权禁转!

两位哥哥捐躯后不久,同样参加新四军的谢家小儿子谢继良也面临生死考验。1940年7月,日伪军袭击新四军游击支队第1总队,谢继良奉命打阻击。在子弹、手榴弹都打光扔尽时,他端起刺刀与日军展开肉搏,在杀死两名日军后,献出了19岁的生命。

新四军1师师长粟裕率部攻克泰州、姜堰,俘虏日伪汉奸李长江部5千余人。

图片 4

谢继书

1支队2团团长王必成指挥部队火烧新丰火车站、攻占句容县城、攻下东湾据点、设伏陈巷桥,歼灭日军数百人,屡战屡胜,威震一时。

在淮北反“扫荡”作战期间,日军集结近万人的部队,并针对江淮地区河网密布的地形特征,征调20多艘炮艇,300多辆汽车以及坦克、飞机等武器,向彭雪枫率领的新四军第四纵队扑来,妄图一举歼灭新四军第四纵队。

三兄弟四个月内先后牺牲

6月16日,粟裕指挥部队在韦岗伏击战中,歼灭20多名日军,打响了新四军挺进江南对日作战的第1枪。

针对日军的优势兵力和绝对的武器装备优势,彭雪枫指挥主力部队跳出外线,找准时机给偏离日军主力部队的小股队伍给予狠狠打击,同时留出相应的部队在内线化整为零,同当地老百姓穿一样的衣服,生活在一起,让敌人分不出谁是兵,谁是民。

粟裕将军在长期的游击战中领悟到了“敌进我进”的游击战理念,官陡门之战,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当时日军对新四军进行分割包围,用各种据点、交通线把新四军分得四分五裂。粟裕认为,灯下黑,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看似固若金汤的官陡门据点,远离根据地上百公里,粟裕将军亲自指挥,三天行军,8分钟解决战斗,300名日伪军瞬间崩溃,等日军反应过来,我军已经扛着战利品回了根据地。

只是在日军一旦露营休息后,半夜时分,组织部队对敌人进行袭扰,炸毁车辆,烧掉燃油,捣毁马达,让日军机械化优势瞬间失灵,无法发挥其作战效力。同时,找准日军空隙猛咬一口,让日军始终如无头苍蝇一般在这片区域乱窜,疲于奔命。最终不得不狼狈结束为期33天的对淮北根据地的扫荡,而消灭新四军第四纵队主力更是成了妄想。

新四军有力牵制了日寇第13军

我们比较熟悉的侵华日军部队,是与第五、第六和第九战区对峙数年的日寇驻武汉第11军,它牵制着重庆政府正规军接近100万人,发动了十几次大型会战,是正面战场的日军主力。然而它的东边还有一支日军战斗力不弱的战役兵团,那就是司令部设在上海的第13军。

第13军成立于1939年9月,最初编下辖第15、第17、第22和第116四个精锐师团和三个混成旅团,司令官由西尾寿造大将兼任。后期又调来四个警备师团,总兵力一度逼近20万人,而它所应对的顾祝同第三战区基本是消级抗战。正是新四军在苏浙皖地区的坚持斗争,使日寇第13军无法抽出有力部队增援第11军。

新四军傅秋涛部一度攻击了上海虹桥机场,南京周边的新四军游击队也活动频繁,为了保证华东后方的稳定,迫使日寇必须留驻相当的警备力量。前三次长沙会战日军之所以被动,兵力不足是个重要原因,如果第13军傾力西援,薛岳的仗可难打多了。

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原驻安庆的第13军第116师团,在“皖南事变”之前它根本不敢离开华东,因为该师团是第13军唯一的机动部队。而一旦新四军被同室操戈,1942年第116师团便加入了华中战场,是常德会战、长衡会战和湘西会战的绝对主力,重庆政府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新四军四师坚守阵地]

问:新四军在抗日战争中有什么战绩吗?

旋即,彭师长由皖入豫发起了全歼河南夏邑县八里庄负隅顽抗的伪军李光明支队的战斗。战斗打响之后,彭雪枫为了确保全歼负隅顽抗的伪军李光明支队,亲临前线指挥战斗。

皖南事变后,中央提出口号“损失九千,扩编九万!”皖南事变前新四军只有2.5万,被歼灭9000后变成了一万六,而我们扩建为了7个师,9.6万余人。7名师长分别是粟裕、张云逸、黄克诚、彭雪枫、李先念、谭震林、张鼎丞,李先念、谭震林、张鼎丞高风亮节没有参与军衔评定,彭雪峰战死沙场,其余几名都是大将军衔。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