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山战斗的后果及评价:日军与中方的伤亡人数辨别是有个别?

 www.462.net     |      2020-04-09 15:51

图片 1

松山战役又称松山会战、松山之战,是抗日战争滇西缅北战役中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远征军于1944年6月4日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历时95天,本次战役胜利将战线外推,打破滇西战役僵局,同时,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

1944年5月,抗日战争进入最后阶段。为打通滇缅公路,20万中国远征军集结滇西,进攻龙陵、腾冲和松山。经过四个月的鏖战,光复了腾冲,而和腾冲战役同样以惨烈闻名于世的,就是松山血战。在通往松山的一条1000米长的山路上,简直是“白骨大道”。这1000米长的山路,就有超过2000名远征军的战士壮烈牺牲。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72周年纪念日。1942到1945年间,中国先后出动了40万大军,远征缅甸,在以缅甸为中心,滇西和印缅边境为两翼的东南亚战线上,与英、美盟军协同作战,最终取得了震惊世界的胜利,对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战争结果:

松山为云南龙陵县内第一高峰,海拔2690米。它耸立于怒江西岸,犹如一座天然的桥头堡,扼住滇缅公路要冲,及怒江打黑渡以北40里江面,易守难攻,号称东方的直布罗陀。侵华日军从1942年占领松山,驻守此地的是第56师团下属拉孟守备队。指挥官金光惠次郎少佐,这个守备队配备强大火力,有一一五重炮群,高射机枪、坦克等,兵员1000多人。而主攻松山的则是宋希濂第11集团军中战功累累,号称“荣誉一师”的第8军和71军的新编28师,若以兵力论,中国远征军约为日军的30倍,取胜应当万无一失。

近日,由解放军《军营文化天地》杂志主编余戈所著的滇西抗战三部曲之《1944:龙陵会战》书中,详细披露了滇西抗战中远征军的详细伤亡情况。

1944年9月7日,真锅邦人焚烧军旗后独自发起死亡冲锋,被中方击毙。松山战役取得完全胜利。之后,中国军队光复腾冲。龙陵战役结束,远征军收复龙陵,日军沿滇缅公路向芒市溃逃。

然而,远征军进攻计划数月前已泄密,日军早已做好准备,将龙陵和松山日军主力部分调往腾冲,而龙陵方向较为空虚。远征军对此毫不知情,继续按原计划攻击,在高黎贡和腾冲方面损失惨重。1944年5月16日,在龙陵方向作战的11集团军71军88师262、264团在平戛方向的勐糯三村缴获日军作战命令一份,方知远征军的攻势计划泄密。

1944年9月14日,美军顾问团长弗兰克·多恩准将受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之托前往重庆向统帅部请求援兵时,所提交的报告中我军的伤亡有34000人和50200人两个数字,这应该包括腾冲方面第20集团军和龙陵方面第11集团军的全部伤亡。日军方面的情形其实亦有类似问题,战报上的伤亡数字与战后逐渐披露的数字,也常常对不上茬。

1945年1月,战线被节节推至境外。以国军新38师为前锋的中国驻印军在缅甸芒友与远征军会师取得了滇西缅北会战最后的胜利。松山战役从6月4日开始至9月7日结束,共95天。先后10个团2万人,共伤亡7763人,含失踪50人。毙杀日军超过1250人,敌我伤亡比1:6.2。战役中战死人数超过了负伤人数。

远征军总部遂命令右翼20集团军继续攻击腾冲,而左翼11集团军由防御转为主动攻击龙陵、芒市,展开全线反攻。因松山久攻不克,弹药粮草等只能靠人力、畜力从保山大后方翻越山路转运,加上雨季影响,根本无法保障前线需要。加上被调往腾冲增援的原松山守备队113联队长松山秀治又率队1500人于6月11日增援龙陵,远征军已经攻占的龙陵城区一部之防线被攻破,不得不退守相持,而腾冲攻势亦陷入胶着状态,至此,滇西战局全线告急。松山战役遂成为扭转滇西战局之关键。

关于我军方面伤亡,1945年3月1日第11集团军参谋长成刚的统计为:

战争评价:

1944年6月4日起,远征军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十次松山血战,而以第十次血战尤为惨烈。9月2日,远征军开始全面收复松山的战斗。第8军指挥部推进到子高地。清晨6点,军长何绍周电话命令各部限本日肃清松山之敌,准备通车。午后1时,何绍周转各部卫立煌“申未冬”严令:“松山残余之敌为数甚少;目前全局成败,转捩点全在松山;限该军于本日将松山及大寨之敌全部肃清,不得藉口先后及顾虑任何牺牲;如逾限未能达成任务,着将负责之师长、团一起押解长官部,以军法从事,该军长亦不能辞其责!”当天,307、308团完全攻占大寨。深夜,第8军司令部下达次日最后歼灭全部日军令,103师师长熊绶春为左兵团指挥;82师副师长王景渊为右兵团指挥。另以245团为松山既占地区守备队,副军长李弥统一指挥守备队及右兵团。

一、负伤

松山战役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以战役级投入和牺牲,赢得了战略级的战争目标。战役的的胜利,打破了滇西战役僵局,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滇缅公路可以畅通无阻地运送大批部队和装备、物资及重炮兵源源通过了这个东方直布罗陀,向龙陵战场开去,形势立即逆转。战役的胜利,不仅大大增长抗日胜利的信心,还打破滇西战役僵局,拔下滇缅公路上最硬的钉子,为最终打通公路奠定了基础,拉开了中国大反攻序幕。

翌日,第309团占领3号高地一座堡垒。当夜,日军组织兵力猛烈反扑,阵地得而复失。中国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当即电令第8军枪毙负有责任的第309团团长陈永思。何绍周在陈永思被枪毙后,令王光炜代理第309团指挥,并亲自与陈永思一道率“敢死队”攻占3号高地堡垒。当夜,再次遭到日军偷袭,阵地丢失,部队被冲散。荣3团团长赵发毕率20余名兵力驰援。经过一天一夜的血战,才将3号高地反扑之敌击退。9月5日夜晚,松山日军陆续向第56师团发出“最后处置”情况和“诀别”电报。次日,第244团第1营抵达战场,接替完备阵地。第245团与荣3团合力攻占3号高地。日军命令重伤员自杀,并残忍杀害部分朝鲜慰安妇。只有少数慰安妇逃走后获救。当时。朝鲜慰安妇朴永心已经怀孕,慰安妇问题从此为国际舆论关注。9月7日凌晨,远征军全力聚歼1、2、3号高地及马鹿塘残余之敌。日军113联队副官真锅邦人焚烧军旗后独自发起“死亡冲锋”,最终被中国军队击毙。松山战役取得完全胜利。

1.官长1661员;

此次战役是中国抗日战场首次获得胜利的攻坚战、中国战略反攻阶段转折点之战,也是中国军队首次歼灭一个日军建制联队的战役、日军在亚洲战场的第一个所谓玉碎战。日本天皇亲授的联队军旗被毁,旗冠深埋地下,113联队不复存在,成为日军在中国战场上首次遗留上千具遗骨迄今无法收殓的败仗。此次战役也成为山地丛林攻坚战的典范,因有雨季等因素,具有很高的军事学研究价值。战后第8军司令部参谋处编撰《第八军松山围攻战史》,为国民党重庆陆军大学教材(1947)。此役也被写入美国军校教材。

蒋介石得知松山战役胜利后,在9月9日发电称“获悉松山阵地于9月7日为第8军攻占,心中极为欣慰”;并令第20集团军务必在9月18日前攻克腾冲。

2.士兵23766名。

战役中,由于日军对于工事构筑,火网编成,侧防配置及工事伪装等的熟悉,故而长于逆袭及夜袭,常乘远征军攻至阵地前时,利用侧防火力由两侧封锁,同时由正面出击;或在国军占领阵地立足未稳之际,施行逆袭或夜袭。另外,日军情报系统良好,搜索严密,联络紧密,其士兵富于独立作战精神,死守据点,尤其富于牺牲性,导致国民军在本次战役中伤亡惨重。

史迪威也向远征军最高顾问多恩准将发电祝贺。何绍周致电军委会,提请叙奖第8军参谋长梁筱斋、第82师副师长王景渊、第103师师长熊绶春。同时,卫立煌致电军委会,以“指挥松山战役,战果辉煌”提请颁给第8军军长何绍周“青天白日勋章”。军政部授予第8军103师以特殊战功部队最高荣誉“飞虎旗”一面。一个多月后,远征军各部在炮兵、空军协同配合下向龙陵守敌发起第三次总攻,一举收复龙陵,日军不得不沿滇缅公路向芒市溃逃。

二、阵亡

中国远征军虽然有美军的空运物资支持,但后期才采用对壕作战有较大优势的的火焰喷射器,前期伤亡较大。而由于国家的孱弱,军队的建设水准太低,中方军队中低层指挥官及士兵的素质远不及日军,远征军夜战能力不强,导致白天攻下的阵地,夜间被日军夺回。情报侦察能力太差,进攻战术呆板,基层军官和士兵的主观能动性不够。战术的变动依赖高层拿主意,并且少数指挥官不能彻底执行命令,致使战机错失,影响整个作战,也是本次战役我军伤亡巨大原因。

整个松山战役,从6月4日至9月7日长达95天,远征军先后投入10个团2多万人,共伤亡7763人,其中阵亡4000人,含失踪50人。日军死亡1250多人,只有9人存活。敌我伤亡比1:6.2。战死人数超过了负伤人数。远征军损失之惨重,松山战役之惨烈由此可见一斑。

1.官长725员;

松山战役的战争轶事:

松山战役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独特地位和意义:以战役级投入和牺牲,赢得了战略级的战争目标: 1、打破滇西战役僵局,拔下滇缅公路上最硬的钉子,为最终打通公路奠定了基础,拉开了中国抗战大反攻序幕;2、是中国抗日战场首次获得胜利的攻坚战、中国战略反攻阶段“转折点”之战;3、是中国军队首次歼灭一个日军建制联队的战役、日军在亚洲战场的第一个所谓“玉碎”战。日本天皇亲授的联队军旗被毁,旗冠深埋地下,113联队不复存在,成为日军在中国战场上首次遗留上千具遗骨迄今无法收殓的败仗,而亡灵也无法回归靖国神社。4、松山战役,成为山地丛林攻坚战的典范,并有雨季等因素,具有很高的军事学研究价值。战后第8军司令部参谋处编撰《第八军松山围攻战史》,成为美国军校教材。

2.士兵13605名。

战争结束后,日军第56师团的随军记者品野实回到日本后在《每日新闻》社工作,后来当到执行主编,他写了一本书《中日拉孟决战揭密:异国的鬼》详细描述了松山战役的过程,松山战役中幸存的日本兵只有7、8个,战后他们曾为反战奔走,后来受到日本右翼份子的恐吓,包括这位平野实,80年代后,他们都销声匿迹了。近年来因连续剧拍摄相关议题,因此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股远征军的热潮,而松山战役做为远征军最惨烈的一战也颇受人们关注,一些民间志愿者发起了救援远征军老兵活动。

三、失踪

耸立在子高地与阴登山交界处山坳中的大榕树自1949年后自然枯死,然而到了2005年,榕树又奇迹般的复活,并且开出了花。研究松山战役的大陆学者赵晓群在去台湾时对开出租车的老兵说松山战役打得很惨,下车之后这位老兵不收他的钱表示感谢。松山战役是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南天门战役的原型。

1.官长571员;

日军与中方的伤亡人数谁比较惨?

2.士兵2969名。

中方伤亡

以上总计,我军官兵伤亡39757员名,失踪3540员名。

中国远征军71军新28师、第6军新39师117团,伤亡近1700人。第8军伤亡6045人。战果:从6月4日7月1日历时28天,攻占松山外围阴登山、腊孟街、竹子坡。毙伤日军596人,日军与远征军伤亡比1:2.85,接近1:3。中国远征军总预备队新编第8军,伤亡6074人。包括阵亡士兵3038人,军官107名;负伤士兵2741人,军官188人。总兵力15975人,伤亡率38%,另有18人失踪。战果:7月2日9月7日历时68天,最终攻克松山。全歼日军拉孟守备队,约击毙日军1250人,俘虏28名。中日伤亡比4.86:1,接近5:1。

这个数字,主要是第11集团军在龙芒遮畹战场的伤亡,其中应包括新39师加强团在红木树的伤亡,第88师、第76师加强团在平戛的伤亡,新28师及新39师第117团在松山的伤亡;但不包括后来攻克松山的第8军主力的伤亡。

日军伤亡

陆军大学教官吴致皋在滇西战场调研,依据第11集团军战报记录了龙芒遮畹各战场的伤亡数字,分别为:

防守松山的日军部队,又称拉勐守备队,包括第56师团第113联队主力及师团直属野炮第56联队1个大队,配属辎重兵、卫生队和防疫给水部一部,常驻兵力3000人。松山地区指挥官,即为野炮兵第56联队第3大队队长金光惠次郎少佐以及当时守备队兵员,共约1340名,在本次战役中被全歼,仅有一人逃出,113联队不复存在。

1. 平戛作战:我军官长负伤48员,阵亡18员,另失踪2员;士兵负伤375名,阵亡321名,另失踪41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