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处那个军事和政治委,在辽宁武汉大战围歼廖耀湘时,被炸伤三根排骨!

 www.462.net     |      2020-04-09 15:51

图片 1

罗舜初中将,少年时曾有一次出国求书的机会。按照他本人的说法:若当时不放弃,后来肯定成不了中将,而是个书生。

主要战役战斗

烟威警备区司令员刘佐1979年重访石桥战斗遗址

这是怎么一回事?

115师主要战役战斗:

作家萨苏在其著作《国破山河在——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中,记述了一段发生在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战事——1945年3月至5月间,日军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被八路军击毙。抗战时期,在山东战场上被八路军击毙的日将级军官有两个:一个是于1939年在聊城被击中,不久后死于济南的中将沼田德重;另一个就是吉川资。但萨苏在书中表示:“奇怪的是八路军战史中却未见记载。”

罗舜初不是富二代,相反家中很穷苦。4岁时,父亲去世,全靠母亲卖苦力维生。

平型关大捷、广阳战斗、汾离公路三战三捷、陆房突围、梁山战斗、温塘战斗、町店战斗

萨苏的史料来自两个方面:时为日五十九师团(其下辖五十三旅团)师团长藤田茂的战后回忆录,以及藤田茂回忆录出版后日本报纸的有关报道。与此同时,近年出版的有些书籍和相关报道中,则对日毙命者的描述说法不一,有的说被击中的是日军五十三旅团旅团长田坂八十八,也有的说吉川资是日五十四旅团旅团长。

罗舜初的童年过得很艰辛。

晋察冀军区主要战役战斗:雁宿崖战斗、黄土岭战斗、百团大战、冀中“五一”反扫荡战役

而查《大众日报》,1945年5月29日的一版有报道《鲁中我军反“扫荡”胜利结束打死敌寇旅团长一名》,文中说被打死的旅团长姓名和番号尚未查清。之后又陆续报道“击毙敌五四旅团长田板(田坂八十八)……”“毙伤日军约七千名,(其中有敌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旅团长一名,系于五月七日鲁中之石桥战斗中被击毙)……”

图片 2

山东纵队主要战役战斗:孙祖战斗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7岁时,二伯父将他接到家中,供他上学读书。可二伯父也不富裕,学费时有时无,罗舜初的学业时断时续,进了5次学校,还是没完成学业,辍学在家。不料,他的三伯父罗炳恒在新加坡做生意发了财,1928年秋要将罗舜初接去读书。

山东军区主要战役战斗:郯城战斗

《大众日报》首先报道日旅团长被击毙

可是,罗舜初拒绝了这个别人都求之不得的好机会。

120师主要战役战斗:

1991年出版的《八路军回忆史料》第三卷,收录了署名为黎玉、林浩、景晓村、李耀文的文章《横扫日伪军的最后一战——忆山东战场的大反攻》。文中说:“据此,山东军区决定推迟执行五、六、七3个月作战计划,迅速将主力隐蔽集结于主要交通要道两侧……经与敌20余天的周旋和奋战,歼日伪军5000余人,日军第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被击伤,后毙命。”作者之一的李耀文时任鲁中军区第四军分区副政委,此文写于1990年4月。

为什么?

雁门关外战斗、晋西北收复七城、齐会战斗、陈庄战斗、上下细腰涧战斗、百团大战、反围剿战斗

石桥伏击战中被击毙的正是日五十三旅团旅团长吉川资。

因为受小学教师、中共地下党员杨先荣的教育和影响,罗舜初决心要去参加革命了。次年春,15岁的罗舜初参加当地的农民暴动,走向了革命。1930年1月,他正式参加了红军。

129师主要战役战斗:

其实,石桥伏击战在山东抗战史上赫赫有名,发生于1945年5月7日的沂源石桥,八路军作战部队系山东军区鲁中军区二团三营,营长刘佐。日军系由吉川资所率步兵第五十三旅团一部。

在红军中,罗舜初当的是参谋。

阳明堡战斗、神头岭战斗、七亘村战斗、响堂铺战斗、长乐村战斗、百团大战、沁源围困战

那为什么此时乃至之后出版的多种书籍中,却对毙命者的身份说法不一呢?让我们来看看《大众日报》1945年这段时间的报道。

不过,他的层次很高,一直在红军总部当参谋。虽没打过仗,1936年12月,他就已当上了中央军委二局副局长。

歼敌千人以上战事

大众日报对此战的初次报道见报于1945年5月29日,标题是《鲁中我军反“扫荡”胜利结束打死敌寇旅团长一名》:“窜入我鲁中腹地扫荡敌伪,在我内外线军民夹击下,已于本月十七日分头由岸堤、沂汶向东、西两个方向撤退,……当千余敌人在××旅团长(番号尚未查清)率领下沿沂博公路南犯时,于石桥一带遭我主力伏击。我军向敌指挥部队猛扑,将敌冲散,我战士随即进入紧张之追击战,和敌展开白刃刺杀战斗,当场将敌旅团长击毙,此外尚击毙敌小钱大队长,佐滕、成山田两个中队长及四个小队长。敌兵死伤共一百余,伪军死伤亦达百余,缴获长枪三十余支,短枪五支,战马四十一匹,及其他军用品甚多。此乃我鲁中部队优秀的反扫荡战斗之一。”当时对所犯来敌的部队番号尚不明确,敌旅团长被击毙的具体时间也未说明,但可以确定的是击毙了一名旅团长级别的军官。

时年才21岁。

数据来自吉林人民出版社主编《中华民国实录》第三卷《抗日烽火》

几天以后的6月3日,《大众日报》再以《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反击敌寇五月扫荡的经过及战果》的标题,报道这一重大战果:“此次反‘扫荡’战役基本上已接近结束阶段。就手下接到各区之反‘扫荡’作战经过与初步战果,综合公布如下:……当获得敌人在淄、博、泰、新、莱及临朐等地集结兵力之情报后,即判明敌人‘扫荡’企图,迅速进入备战,调整各种军事力量,实行紧急反‘扫荡’动员,以严阵以待之姿势准备打击进犯之敌。由博莱一带出动之敌两千五百余,五月一日合击南麻悦庄,我首避其锋芒,采用分散游击战,麻雀战扰袭爆炸之,以消耗疲惫敌人。而主力一部在有利地形布置伏击,准备歼灭其南犯之一股。该敌于七日晨,由敌某旅团长率领沿沂博路南下至石桥附近入我圈套,遭我猛烈突然袭击,我选择敌人指挥部发起果敢冲击,敌狼狈退却,我复猛追,常发生激烈的白刃扑搏,约半小时我连克四个山头,当场将敌某旅团长击毙(以后在朱位得敌日记‘七日石桥遭遇旅团长战死’云云,同时俘获之伪军亦有此口供,但姓名尚待查)及毙小□大队长一,佐滕、成山田中队长二,小队长四,以下五十余,伤敌四十余,毙伤伪军六十余,俘伪六十余缴获长短枪卅余支,战马四十一匹,其他物品甚多……”请注意括号内的文字,朱位位于沂源石桥以南四十余公里。这次报道较为详细地报道了战斗经过,时间、地点、运动路线均予以说明。关于被击毙者的身份,从缴获的日军日记和被俘的伪军口供中,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确证,“但姓名尚待查”。

图片 3

1、平型关伏击战,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686团伏击歼灭日军1000余人,摧毁汽车100余辆,以及大量军用物资、地图等。

又一个月后,7月7日《大众日报》的报道《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部公布抗战第八周年光辉战绩》中明确提出:“击毙敌五四旅团长田板(田坂八十八),大队长小钱、滕田、大佐田宏,中队长左(佐)滕、成山田、松本、里见、村社、高清一,顾问长泽健治,高桥以下三七二○名……”现在我们知道,当时所报的敌之番号、姓名并不准确。

其实,罗舜初会当参谋,更是带兵打仗的料。

2、广阳伏击战,八路军115师343旅在广阳镇重叠设伏,歼灭日军1000余人,缴获骡马700余匹,步枪300余支。

7月27日,时任山东军区参谋处处长的李作鹏,在《大众日报》发表署名长文《抗战第八周年山东我军对敌攻势作战概况》,对这一错误进行纠正:“综合全省一年来主要战绩如下……毙伤日军约七千名,(其中有敌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旅团长一名,系于五月七日鲁中之石桥战斗中被击毙)……下列部队番号在我痛击下,全部或大部或一部已失去战斗能力:计日军方面,五十九师团五十三旅团长战死;草野大队大部被歼所余无几……”然敌旅团长名字仍然阙如。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他上了抗日战场,先在八路军总部,1940年调任八路军第一纵队参谋长。一次,日军包围山东军区驻地,罗舜初带领一个连打掩护,击退日军九次冲锋,然后安全撤离。他的军事才干在山东一鸣惊人。

3、晋察冀边区反围攻战,晋察冀边区八路军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缴获大量物资,基本恢复边区。

这是为什么呢?现在我们知道,一方面战时情况复杂,情报不够及时,语言也不通;另一方面,与日军那段时间布防调动频繁有关。

1942年8月,罗舜初被任命为鲁中军区司令员兼政委。

4、午城、井沟伏击战,八路军115师343旅伏击击溃日军4000余人,毙敌1000余人,缴获骡马800余匹,击毁汽车79辆,挫败日军西渡黄河入侵陕甘宁边区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