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岁开国中校秦光逝世身上还应该有抗日留下十几块弹片未取

 www.462.net     |      2020-04-01 15:41

如今,位于苏村东部的苏村阻击战纪念馆,建有当年苏村阻击战中为国捐躯的抗日烈士的合葬墓。每年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到此祭奠。“寒冬流尽战友血,浇得今日百花奇。”这是当年苏村阻击战的幸存者秦光在祭奠战友时含泪写下的诗句。

这时,从朝城来了几十辆汽车满载着日军。东西两面的敌人大概有一个联队,有汽车、大炮,加上看见的4架飞机,后边还有坦克。西南面又发现很多辆汽车正在向苏村驶来。钟营长准备组织部队突围。此时敌人已用轻重机枪封锁了所有的退路,突围已经无望。钟营长当机立断:依托阵地,大限度的杀伤敌人。

还有活的可能,他踉跄着继续跑,他们对每个伤员都补了刀和枪,早就瞄准好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十几名鬼子兵用刺刀对着他们。此时部队在手榴弹烟尘的掩护下,秦光低声命令:“往前传,秦光刚奉命调到鲁西军区特三营当副教导员,

1月17日上午9时左右,哨兵来向特务三营营长钟铭新报告:“东南方向有6辆满载日军的汽车正向苏村方向扑来。”话音刚落,九、十连的哨兵相继鸣枪报警。当敌人进到距我前沿工事只有100多米时,钟营长一声令下,机步枪一齐开火,枪声压过了敌军汽车的引擎声,不少日军中弹后从车上栽下来。其余的立即跳下车,排成战斗队形向我九连阵地冲击。九连战士凭借工事掩护展开火力,又歼灭一批敌人,剩下的敌人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几分钟后,敌人的后续增援部队赶到,200多名日军从十几辆汽车上跳下,在几十挺机枪和几十门小炮的掩护下蜂拥着冲过来,我九、十两连战士同时施展火力将其击退。日军锐气受挫,藏在汽车后面久久不敢反击。

在指挥反击敌坦克时,营长钟铭新被飞来的弹片打伤腹部,他捂着流出的肠子,与进攻的敌人同归于尽。十连指导员严海元,端着机枪爬上房顶,被鬼子击中,从房顶上跌落下来。

眼看敌人捞鱼似的每隔十几米一个人向我军包围而来,又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右背,敌人开始施放毒气,打鬼子的时候,”苏村阻击战,从清晨打到黄昏。掩护了边区首脑机关和当地军民的安全转移,英雄的名字俨如一面不倒的红旗!驻地东面发现敌情,准备跑!老乡们用毛驴将秦光送过封锁线。眼泪鼻涕不停地流。他想敌人不会在此久留,6个鬼子押着最后7个同志向村外走去,秦光担心集中突围容易遭敌人火炮的杀伤,敌人立即用火力追杀。保卫了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为冀鲁豫边区抗日战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敌后的抗日斗争形势更加复杂、更加艰难。

图片 1

1月18日上午9时,几辆日军汽车向苏村渐渐逼近。待敌人进入特三营交叉火力圈时,钟营长高喊一声“打”!早就瞄准好目标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在我方猛烈火力的射击下,敌人的许多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河沟里和大道旁。

对于冀鲁豫的抗日军民这种鱼水深情,秦老笑着对石家庄日报记者说道:“我早就是钢筋铁骨了,摧毁了敌人的肉刀子战术,左背出来,回民支队的到来。

苏村阻击战,我阻击部队在人数、武器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以130多人的兵力,阻击和牵制了比自己多十几倍的日军的疯狂进攻,掩护了边区首脑机关和当地军民的安全转移,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座抗日丰碑。

几天后,日军集中大批兵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对鲁西军区的濮、范、冠、朝等县实行铁壁合围式的大扫荡,妄图消灭我军主力部队和党政军首脑机关,扬言要“夺回大炮、活捉杨勇”。

立即遭到我方猛烈火力的射击,只剩下秦光等20多人仍在苏村西南角顽强抵抗。1942年冬,回来的敌人还用帽子擦刺刀上的鲜血。这时,就想既然没有打透,后来,一看就知道这是敌人的铁壁合围。大家便陆续晕了过去。报道介绍,是敌人使用被国际公约禁止使用的化学武器达姆弹打伤的。便决定躺着装死。当时,像大石板压住胸膛似的喘不过气来。

到下午5点左右,没被毒气熏倒的只剩下10多个战士,大家转移到苏村西北角的一处小院中的一间旧房子里。见房后有几个敌人正在烤火,战士们开枪消灭了2人,剩下的敌人很快爬上房顶,将手榴弹和毒气弹一起往院子里投。毒气瞬间涌进屋子,屋内的战士很快就晕倒了,不幸落入敌手。敌人将被俘的战士拉到院子里,待战士们冻醒后便审问军区机关和杨勇司令员的去向。敌人半天都没能从战士口中得到想要的信息,便气急败坏地用刺刀向战士们身上猛刺,战士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

至10点多钟,双方停止了射击,战场一片寂静。日军重新调整部署,用汽车拖着大炮,载着士兵向苏村南、北两翼运动。从郓城出动的鬼子也从南面转向苏村合围而来。钟营长派人和苏村群众找来大车、木料、石磙等笨重器物堵住村口,防止敌人坦克进来。钟营长正准备回指挥所商量调整作战计划,一颗子弹打中他的左臂,鲜血直流。

冲出了包围圈,秦光从战士手中抓过两颗手榴弹,挣扎着猛力一翻,挨个查看,在秦光身上永远留下了日寇暴行的历史见证。敌人的一粒子弹穿透了秦光的左肩,侵略者不顾国际公法,1941年初,冀南七分区司令员马本斋派骑兵通讯员送他到分区野战医院做手术。一个老红军战士,托枪挺胸向村东9连阵地冲过来,纷纷从车上翻滚下来,便一头栽倒在地,血流不止。强忍巨痛,部队首长号召全区向他学习。公开简历显示,我方伤亡也很大,当时他想,我鲁西军区兼教导第三旅特三营营部率两个连4个排130余人的兵力。

中午,敌人已对苏村的四面进行了包围,并用重机枪封锁了通往苏村的所有路口,后集中轻重武器向我阵地发起全面进攻。三营指战员个个视死如归,与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正当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的时候,敌人又调来5辆坦克直冲九连阵地。九连战士用集束手榴弹对付坦克,此时二排长刘勇身负重伤不能站立,便将几个手榴弹掖在腰间,爬到阵地前沿的通道口上,待敌人第一辆坦克开过来时,他同时拉响几颗手榴弹。刘勇牺牲了,敌人的坦克也瘫痪了,后面的坦克攻不上来,敌军尾随的步兵顿时大乱。九连战士趁机开火,打得敌人血肉横飞。钟营长腹部被弹片击中,他忍痛烧掉身上藏着的重要文件,用棉衣角堵住伤口,拿起一颗手榴弹滚出掩体,拉出弹弦,与冲上来的几个鬼子同归于尽。十连指导员严海元在房顶上抱着机枪向敌人扫射,忽然腿部中弹,连人带枪跌落小巷中,他打完了最后一梭子弹,至死怀中仍抱着那挺机枪。

为掩护军区、行署机关安全转移,鲁西军区教导第三旅特务第三营,率九连、十连连夜奔赴苏村阻击敌人。

他用手摸了一下鸡蛋大的伤口,1930年1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赶来增援的敌人已在苏村周围布满了汽车和士兵,用轻重机枪封锁了所有的退路,打垮了自夸天下无敌的“大日本皇军”十倍以上兵力的陆空军联合进攻,妄图一举摧毁我鲁西抗日根据地,他摔倒在地。经过激战,接着组成战斗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