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见过的观点:“士兵说的语言是哪种,可以决定胜负”,佩服

 www.462.net     |      2020-04-01 15:41

图片 1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编者按:我研究了一辈子军事,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观点:“士兵说的语言是哪种,可以决定胜负”,真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佩服。

兵者,国之大事。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66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与“联合国军”,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多公里的战线上,进行了一场历时一年的大规模冷枪对决。联合国军死伤5万2千6百余人。

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志愿军放冷枪就歼灭了对方5万多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军史里的点点滴滴,记录着一支军队走过的路。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没听错!在这次人类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狙杀行动中,志愿军一年消灭了对方5万2千6百余人。

“井延坡”工作室开辟“冷热军史”专栏,约请知名军史专家定期推出网评文章,解读中外军事史上的热点事件和战史背后的各类冷知识,为您打开一片观军史的新视角。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这个数据的准确度有多高?我们来估算一下。

提起狙击作战,很多人会联想到影视剧中涂着油彩、戴着头套、穿着伪装服、使用专业狙击步枪与观测设备的特种兵,还有人会想起白色死神西蒙·海耶、狙击之王科宁斯、冷血杀手查克·马威尼、德军狙击王克星瓦西里·扎伊采夫和狙击女王柳德米拉·M·帕夫里琴科。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成千上万的志愿军指战员在毛泽东“零敲牛皮糖”作战方针指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冷枪冷炮运动,大量狙杀“联合国军”。据统计,从1952年5月到1953年7月,志愿军冷枪冷炮运动共毙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5.2万人,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狙击作战的最高纪录,涌现出很多世界级神枪手和神炮手。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

1952年,志愿军歼敌总数为202878人,同年在主要战斗中的歼敌人数是97937人。两数相减,还有104941人的缺口。这十万四千九百多人被狙掉一半是完全可信的,另外还有5万多可能是通过其他小规模战斗消灭的。

一、零敲牛皮糖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 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这个战果实在是太可观了。

冷枪冷炮运动,还要从毛泽东的“零敲牛皮糖”说起。第五次战役后,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地区,交战双方均转入了战略防御。此后,战争进入了边打边谈的阶段。经过5次战役较量,中共中央清楚依靠现有装备和条件,短时间内不可能根本解决朝鲜问题。1951年5月26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提出对美英军打小歼灭战的思想。27日,毛泽东在会见志愿军参谋长解方等人时,将打小歼灭战的方针形象地喻为零敲牛皮糖。传统的牛皮糖用糯米熬制而成,小则几斤,大则十几斤,韧劲十足,商贩们挑着走街串巷,遇到有人买就用小锤敲下一小块。这一方针是毛泽东根据战场上敌我双方武器装备特点和作战实际提出的,就是要集中优势兵力打小歼灭战,积小胜为大胜,为打大歼灭战奠定基础。

难道对手是木头桩子?难道对手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1951年8月中旬,志愿军第一线阵地西起土城里,经松岳山、五里亭、平康、登大里、艾幕洞、西希里、沙泉里至东海岸高城,全长250余公里的防御工事全部构筑完毕。此后,志愿军又在第一线阵地形成了以坑道工事为骨干、同各种野战工事相结合的支撑点式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这为小部队袭击打下了坚实基础。据统计,1952年前3个月,志愿军进行小部队战斗行动118次,与朝鲜人民军共歼敌2.37万余人,自身伤亡9000余人,有力地消耗了敌军和掩护了筑城活动的顺利进行。

当然,对手不会站着被狙,而是组织了大规模的反狙击作战,除了同样派出狙击手,更是充分利用自己强大的火力优势,只要志愿军的狙击手一开枪,对方的炮火就铺天盖地的覆盖过来,给志愿军造成了重大伤亡。那么志愿军付出了多少代价?我来发挥一下我作为数学教师的特长,再来推算一下。

1952年1月29日,志愿军司令部指示“在与敌对峙状态中,对敌之小群及一般目标,每日指定值班的轻重机枪不失时机地寻求射击,对于单个目标,也应组织以班的特等射手,专门寻求射击目标,这将给敌人甚大杀伤。”各部队随即开展了冷枪冷炮杀敌活动,第一线部队在构筑工事和开展其他作战活动的同时,选择优秀射手组成狙击组,以单枪、单炮、单辆坦克,采取游动的方式经常变换狙击阵地,杀伤“联合国军”阵地上的暴露目标,经过由点到面、由步兵到炮兵再到步炮协同作战的过程,逐步形成了广泛的群众性狙击活动。狙击活动有效地打击和杀伤了敌军,限制了其昼间在基本阵地活动的自由,迫使其不得不龟缩于工事之中。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5-8月的狙击作战中,即歼敌1.36万人。

根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抗美援朝战争史》和《抗美援朝卫生工作经验总结》公布的数据计算,志愿军作战时的伤亡与战死比是

1 2 3 尾页

497302:148973=3.34:1

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伤亡比是

497302:718477=1:1.445

在志愿军英灵网上查得1952年志愿军牺牲了33470人,所以,1952年志愿军伤亡了

33470x3.34=1117909 人

“联合国军”有5.26万人是被狙杀的,用当年“联合国军”的总伤亡数减去被狙杀数

202878-52600=150278

也就说,“联合国军”有150278人是在阵地攻击防守中被志愿军消灭的。根据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伤亡比,这造成了志愿军的伤亡150278÷1.445=103998人

志愿军在这一年的总伤亡数减这个数:

1117909-103998=7792

也就是说,志愿军在互狙中付出的伤亡代价是7792人。

志愿军在火力完全不对等的劣势情况之下,志愿军每伤亡1个人,对方就得付出6.75个人的伤亡代价。

志愿军在武器装备弱于对手的情况下,几乎以1敌7,毫无疑问,这场大规模的狙杀对决,志愿军完胜。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胜利的天枰趋向了志愿军一方?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下志愿军这场扬眉吐气、荡气回肠的狙击大决战。

图片 2

一、血肉防线

志愿军入朝打了前三个战役,美军在不断地失败中吃透了志愿军的战法,并总结出志愿军“星期攻势”的规律。于是,专门克制志愿军近战夜战穿插分割包抄运动的“磁性战术”被制订出来。基于自己强大机动能力和火力优势的“磁性战术”,将美军从麦克阿瑟“不使用原子弹就无法取胜”的绝望中解脱出来,迅速地从志愿军手中夺过了战场主动权,并在第五次战役中还反过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采用志愿军贯用的穿插分割迂回包抄之术,将志愿军打得全线动摇并损失惨重。志愿军在整个鲜朝战争中的被俘人员,80%都来自于这次战役。

在“磁性战术”的打击下,志愿军攻,近不了身;退,脱不了身;追,赶不上;撤,摆脱不了;被粘着打,贴着打,追着打。面对联合国军强大的火力,凶猛的攻击,迅速的攻防转换和穿插包抄,志愿军只能全线硬挺。经过63军在铁原,20军在华川,65军在涟川,64军在开城,15军在芝浦里,人民军第2、5军团在东线的一系列浴血阻击战,勉强形成了一条战线。特别是铁原阻击战,志愿军每天伤亡上千人,鏖战13天,以惨烈的牺牲争取到了后方布防的时间。

经过第4、5两次战役,在双方付出了至少30万人的伤亡代价后,双方终于认识到无法将对手一口吃掉,于是在38线附近重新形成对峙。

但美军哪里肯善干罢休,好不容易把志愿军给钉在了战线上,正是发挥自己火力优势的大好时机,于是联合国军在强大火力的支撑下,向志愿军不断的猛烈进攻,给志愿军持续不断地放血。

志愿军当时的情况是攻,攻不下来,而以前所擅长的机动作战,由于朝鲜地形狭小,回旋余地不大、而且白天不能机动、攻击时间短、攻击火力弱和敌人已有反制措施等不能再用。志愿军完全失去了近战夜战的优势,被对手拖入了自己最不愿意进行的阵地战和消耗战,并被死死地钉在战线上无法机动,以血肉之躯承受着联合国军猛烈的火力打击。

图片 3

如何顶住美军的猖狂进攻?开始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主要是依托野战工事进行机动防御:在前沿一般配置少量人员和强大火力,二线保持强大的预备队(即人员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用添油战术,不断的消耗牺牲,不断的投入补充,通过反复争夺来守住阵地。阵地白天失守后,就马上利用夜晚来夺回。在这种战术下,我军伤亡很大,但敌人的代价也不小。但敌人有火力优势,而且好不容易可以逮住我们打,所以虽然伤亡惨重,仍然攻势不减。志愿军战士们虽然无比英勇顽强,但战线仍节节后退,而且从总体上看,整个战线还是在缓慢的北移。

打这种机动防御的消耗战,虽然可以迫使敌人在占领阵地时付出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最终将战线稳定下来,这个目的最后我们也是达到了。然而,长期打这种消耗战,也不是办法,关键的关键这不是我军的传统。我军的传统是打歼灭战,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这才荡气回肠。就算打不了大的歼灭战,打点小的歼灭战也行啊,打这种消耗战,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憋气,太窝囊。

二、舍得一身剐

前面说了,“联合国军”好不容易把志愿军给钉在了战线上,正是发挥自己火力优势的大好时机,于是有事无事都往志愿军的阵地上倾泻炮弹。一是报仇 二是泄愤,三是好玩。志愿军阵地上稍有风吹草动,就是一顿炮火覆盖。志愿军的重点阵地平均每天要承受2千交发炮弹的轰击。在志愿军阵地上随便抓一把泥土,弹片比泥土还多。

为了减少伤亡,志愿军从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后,开始大规模地构筑坑道工事,以减少维持战线的伤亡。一个冬天,便在横贯半岛的防线上构筑起坑道1250公里,挖堑壕、交通壕6240公里,若将挖出的土石方砌成高一米宽一米的土墩,可以绕地球赤道1圈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