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洪超】长征路上就义的率先位师级军士

 www.462.net     |      2020-02-26 21:44

江西省信丰县新田镇百石村以中央红军在这里取得长征第一仗的胜利而闻名。这里,长眠着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洪超。

导语:洪超,都当过参谋,之后到李灿的第一纵队任大队长等职,是彭德怀指挥下的一员猛将。下面是关于他的长征故事,欢迎阅读。

25岁死于敌人流弹 72年后才知埋骨之所 立下长征路上第一座烈士墓碑

昨天上午,记者冒雨前往百石村悼念洪超烈士。由于洪水刚退,行至一半时,碰上齐膝深的淤泥路段,车辆无法通过。离百石村还有10余公里的路程,路上行人听说记者前去悼念洪超烈士,纷纷帮记者想办法。“你们知道洪超烈士的故事吗?”记者在路边开始采访。“洪超是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牺牲时年仅25岁,我们为他上过坟。”

25岁死于敌人流弹,72年后才知埋骨之所,立下长征路上第一座烈士墓碑——长征期间牺牲的红军官兵中,有名有姓的营以上干部约为430人,其中师职干部约有80多人。遗憾的是,由于当时条件困难,许多高级将领都没有留下翔实资料,当年的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就连一幅照片或一幅画像也没有留下来。

纪念碑于2006年清明节完工,原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题写了碑名──“洪超烈士之墓”

一位已经牺牲了70多年的红军师长,何以至今仍受到当地村民的敬仰?记者不由想起了著名诗人臧克家的诗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洪超是红军长征中陨落的第一颗将星。与洪超搭档的师政委黄克诚,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继任他职务的张宗逊,则被授予上将。这些新中国的将领后来都感慨,自己是战争的幸存者,而洪超这样的牺牲者,在红军早期的将领中是大多数。

长征期间牺牲的红军官兵中,有名有姓的营以上干部约为430人,其中师职干部约有80多人。遗憾的是,由于当时条件困难,许多高级将领都没有留下翔实资料,如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就连一幅照片或一幅画像也没有留下来。

1934年10月21日,时任红军第四师师长的洪超率部攻打敌第一道封锁线。红军官兵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越过铁丝网,跨过壕沟,一举攻下敌军制高点上的碉堡。200余守敌慌忙溃逃,躲进村里一座祠堂负隅顽抗。战斗中,洪超不幸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

1934年10月20日,根据中革军委命令和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指示,时任红军第四师师长的洪超率部作为先头部队通过赣县塘坑口,向信丰新田百石村挺进,准备突破国民党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当时虽然还没有"长征"一词,但这个师却成了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锋。防守这一带防线的,是粤军总司令陈济棠指挥的广东军,沿线修筑了数量众多的碉堡,号称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不过,陈济棠自己也不相信这套鬼话,他以保存自身实力为第一原则,根本就没有打算认真守这条防线。"南天王"陈济堂与蒋介石有矛盾,在与红军的经年作战中也没少吃亏。早在1934年秋天,他就派代表到中央苏区与红军谈判。红军长征前夕,周恩来特派何长工和潘汉年去同陈济棠秘密谈判,双方达成了包括红军向陈的防区借道在内的"五项协议"。根据这一协议,红军西进时应该可以平安通过粤军防线。陈济棠同红军达成秘密协议,需要瞒着蒋介石。他害怕手下泄露此事,允许借道并未向下明确传达,只是向少将以上的军官含糊地下令:"敌不向我袭击不准出击,敌不向我射击不准开枪!"红军为严格保守突围秘密,也没有向下级传达秘密协议内容,未将准备通过的道路通知粤军,便采取了强行假道的方式。这样,10月21日红军前卫部队到达百石的时候,粤军依然没有撤退,红军只有以武力通过。

洪超是红军长征中最先陨落的一颗将星。与洪超搭档的师政委黄克诚,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继任他职务的张宗逊,则被授予上将。这些新中国的将领后来都感慨,自己是战争的幸存者,而洪超这样的牺牲者,在红军早期的将领中是大多数。

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半小时后,记者一行到达百石村。村里刘声亮老人告诉记者:“洪超牺牲后,村里人将他安葬在村前的山腰上,打开家门就可以看到他的墓,他是为革命牺牲的,我们要守望着他。每年清明节,村里人都要集体为他扫墓,添上一捧土、点上一支烟、洒上一杯酒、献上一束花,以寄哀思。”

与粤军数度交手的红军,对战胜眼前的守敌还是充满信心。按照部署,洪超亲自率红十团进军百石,黄克诚政委率红十一团、十二团等在侧翼打掩护,阻止敌人可能的增援。21日上午10时,红十团在团长沈述清、政委杨勇的指挥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百石附近的制高点,架起机枪,向守敌发起猛烈的攻击。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越过铁丝网,翻过深深的壕沟,向高处的碉堡冲去。此时,驻在金鸡圩的敌人一个营企图增援百石,邓国清团长、张爱萍政委指挥的红十一团,谢嵩团长、苏振华政委指挥的红十二团一同出击,将敌击溃。百石守敌只有200多人,根本抵抗不住红军的猛攻,不久就弃守碉堡,收缩在村里一座建筑坚固的"万人祠"里,被红十团包围。红军要其投降,里面的粤军却不停地向外打枪,把喊话的红军战士打死。此时,洪超带着一个警卫排准备赶往红十一团与黄克诚政委会合,恰好路过这里。他马上到前沿观察,命令调集迫击炮消灭围墙内的敌人。话音刚落,便被围墙内的敌人射中头部,当场牺牲。

虽有假道默契但双方官兵却不甚了然

洪超已牺牲70多年,但他的名字一直铭刻在人民心中。一些外地游人来到信丰,听说洪超烈士墓在这,会不辞辛苦,走上半天的山路来看一看。去年,一位70多岁的老红军后代,看过洪超烈士墓后,建议给洪超烈士建个纪念碑。县镇两级政府立即着手办理,纪念碑于今年清明节完工。

洪超牺牲后,部队将迫击炮调来,一发发炮弹将一米多厚的麻石围墙炸开了几个大缺口,战士们冲了进去,歼灭了顽敌。不过,红三军团年轻的师长、年仅25岁的洪超毕竟牺牲了。 有的战史,将此役称为"中央红军取得长征第一仗胜利"。不过统计突破第一道封锁线的战斗,给红军造成包含民夫在内的战斗减员3700人,付出的代价也不算轻。红军此次突围成功,粤军先头部队遭受打击后便马上收缩是重要原因之一。陈济棠表面上算是勉强履行了假道协议,其实主要是怕自己的实力受损,洪超等人的奋勇作战和牺牲仍然是突破封锁的首要因素。

1934年10月20日,根据中革军委命令和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指示,时任红军第四师师长的洪超率部作为先头部队通过赣县塘坑口,向信丰新田百石村挺进,准备突破国民党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当时虽然还没有“长征”一词,但这个师却成了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