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一刻:史上第一次实战HALO跳

 www.462.net     |      2019-12-19 15:48

1970年,十一月28日 凌晨2点 老挝上空18000英尺 C-130货舱的跳板渐渐放下。在老挝上空漆黑的夜里风声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欢送SOG“佛罗里达组”侦察队的

1970年,十一月28日

HALO是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的缩写。在美军特战历史上有不少秘密任务都是借由HALO的形式展开。这其中MACV-SOG在越南及其周边国家的跳伞行动在早期的探索实践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1970年,十一月28日凌晨2点老挝上空18000英尺C-130货舱的跳板渐渐放下。在老挝上空漆黑的夜里风声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欢送SOG“佛罗里达组”侦察队的6名成员。他们六人刚刚完成月余的训练,现在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了。其中三人分别是:队长,也叫1-O是SSG克里夫•纽曼;SFC萨米•赫南德兹;以及SFC梅文•希尔。另外三人是两名高山族人和一名南越军军官。当他们站在舱门口的时候,他们看见一望无际的天空和黑灰色的云层,他们都知道这将是一次雨中伞降。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时间到了。“出发!”,指挥官发令。一声令下,他们跳出舱门,消失在夜空中。三个美国人显然比异国同伴们更加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正在创造历史。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实战HALO跳伞。H.A.L.O.(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高跳低开)首见于1957年,是一种将特种部队行动小组隐快速投放进入战区的隐秘方式。目标是在超过一万英尺的天空中跳出机舱,自由落体至离地高度1000至2000英尺开伞,滑翔至降落区。很多人以为多年以来越战已经提供了足够多实践这种方法的机会,实际情况是直到如今战争步入尾声了,肩上带星的人才想起来还有一种可靠的渗透方式可以尝试。任务安排是将“佛罗里达组”侦察队在老挝上空空投,空投点就在敌人头顶,落地后摸进丛林找到北越军常用的电话线并进行窃听。如果成功会得到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如果失败,这个小队也不会有人知道,足以证明HALO的实用性。无论如何,时间都很紧迫。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北越方面竟然获悉了行动地点,日期,甚至行动人员姓名。在反复排查确保不存在情报泄露之后,他们终于获得了行动许可。不过现在对于这些以每小时一百英里的速度一面淋雨一面往下掉的人来说,接下去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安全落地,然后在这要命的天气里跟队友会合。1500英尺高度开伞,他们在呼啸的狂风中穿行滑翔直到他们到达他们认为的降落点,这时的雨也渐渐变小了。有人做到了平地降落,落地时候还翻滚了一下,有人则倒霉的挂到了树上。解开鞍座束具,他们立刻启动归航装置寻找彼此,但是他们相互之间实在离得太远了。有人甚至相隔数英里之遥。最终他们分了四拨各自为战。赫南德斯和希尔落了单,他们决定单独行动。纽曼找到了一个高山族,南越军官也找到一个。雨一直下,他们马不停蹄赶往丛林里那传说中的电话线。无人受伤,但是他们偏离了预定降落点足足6英里。图片 1上图为:1971年六月间,SOG小组准备实战HALO跳天亮后,一个前线空管进入该区域并建立了联系。阴暗的天空仍然下着瓢泼大雨,丛林里也是大风吹。尽管如此,队员们依然坚持跋涉,翻越一个又一个覆盖茂密的山丘,决心要找到那根电话线。忽然,赫南德斯听见了谈话声,随后又是推土机引擎的声音。忽然枪声大作。这是北越军发现入侵者后的常见处理。于是他蹲下,准备开火。没有人接近。他看见几个北越士兵跑过他的位置,奔向更远处。他这才意识到他们不是在追杀他,这些人是在打猎。剩下的三拨人也经历了类似的状况。他们都听见了敌方的声音或是看到了敌方军队,但是都没被发现。到目前为止,敌人只是糟糕的天气。厚厚的云层断绝了他们从空中紧急撤离的可能。搜寻的过程越长,队员们的身体也越来越冷,传说中的电话线也越来越遥不可及。又过了三天,一无所获。更多的巡逻队从他们眼前走过,全然不知“佛罗里达组”的存在。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图片 2一名SOG队员于行动中拍摄的老挝境内的北越军照片。由图中可知双方距离是何等接近。(战甲备注:英文原文中所说为北越军照片,但实应为SOG队员照片)第四天,天气终于放晴,四拨人附近都出现了枪声回响。那是北越军在进行打靶练习,仅此而已,他们仍然对侦察队的存在毫不知情。不管实际情况如何,由于担心侦察队的好运可能到此为止,SOG总部认定继续停留在该区域风险过大,下令立即撤出。他们联系到了侦察队的四拨人,然后指导他们前往四个不同的降落点,然后很快从泰国飞来的HH-3“欢快的绿巨人”直升机从树梢高度接近,并开始用穿林机接地。穿林机是一种用来穿透厚重树叶层接地清场的重型设备。小队成员在被接走的当口,F-4鬼怪和A-1天袭者(着名的马桶战斗轰炸机,实在是忍不住见一次吐槽一次。译注)在小队外围盘旋,投掷炸弹以及动用航炮阻隔追击。当所有人都上了飞机之后,直升机开足马力逃离了这片区域。他们的这趟旅行把他们带到了泰国那空拍侬省的边境基地,当时该基地是美国特种部队的设施。精疲力竭的侦察队走下飞机,收起了装备,然后去做任务汇报。面对质问,没人答得上来为何那条电话线从未被找到。上头有确凿的情报证据,并且对此很肯定。然后任务指挥忽然明白了这又是一次假情报,有人通过某种途径耍了他们。东南亚最机密的行动部队里面居然埋了一只能够接触最高机密的鼹鼠。指挥们明白,直到挖出鼹鼠之前,任何任务都有可能遭破坏变成惨剧。只是此时此刻,找出这只鼹鼠远在这个基地能力之上,还得要从西贡的总部开始挖起。对于“佛罗里达组”来说,那就是不是他们的事情了。他们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工作,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自会有人去操心。他们离开了简报室,洗澡,喝啤酒然后去睡大觉。虽然他们没能找到那根电话线,但是他们并不以为意。他们在上千人的军队眼皮底下遛弯,并且一丝一毫都没有被人发现。这足以说明HALO切实有效,而他们正是第一批证据。他们的努力为未来的战争铺好了路,一条通往敌人后院的幽静小路。W资料来源: Perry其他媒体转载请先与本站联系

老挝上空18000英尺

图片 3

C-130货舱的跳板渐渐放下。在老挝上空漆黑的夜里风声伴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欢送SOG“佛罗里达组”侦察队的6名成员。他们六人刚刚完成月余的训练,现在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了。其中三人分别是:队长,也叫1-O是SSG克里夫•纽曼;SFC萨米•赫南德兹;以及SFC梅文•希尔。另外三人是两名高山族人和一名南越军军官。当他们站在舱门口的时候,他们看见一望无际的天空和黑灰色的云层,他们都知道这将是一次雨中伞降。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时间到了。

HALO是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的缩写。在美军特战历史上有不少秘密任务都是借由HALO的形式展开。这其中MACV-SOG在越南及其周边国家的跳伞行动在早期的探索实践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本文将分为1963-1969和1969-1971两个部分,(1969-1971年的部分基于Shadow Spare Special Operation网站上一篇文章翻译整理,原作者网名AWP )帮助读者一窥HALO这种作战形式诞生的大环境以及在早期特种作战中的运用。

“出发!”,指挥官发令。一声令下,他们跳出舱门,消失在夜空中。三个美国人显然比异国同伴们更加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正在创造历史。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实战HALO跳伞。

图片 4

H.A.L.O.(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高跳低开)首见于1957年,是一种将特种部队行动小组隐快速投放进入战区的隐秘方式。目标是在超过一万英尺的天空中跳出机舱,自由落体至离地高度1000至2000英尺开伞,滑翔至降落区。很多人以为多年以来越战已经提供了足够多实践这种方法的机会,实际情况是直到如今战争步入尾声了,肩上带星的人才想起来还有一种可靠的渗透方式可以尝试。

1963-1969

美军开始尝试使用伞降方式投人员的契机始于1963年。CIA的远东部门意识到早年送往北越的特工几乎全都被歼灭或是被北越政府策反。南越政府对整个作战计划的态度也因此开始动摇。不过在Colonel Russell(最早一批被派往越南的指导员之一,后来SOG的创始人及第一任指挥官)的据理力争下渗透计划得以继续,MACVSOG(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也获得了13个小队共八十个经过良好训练的特工。

早期的成员都是南越人,他们被称为特工而不是行动队员。这些小行动单位也被称作小队而不是之后的远程小队(Spike Team,也有翻译叫长钉小队的,spike在军事术语中有短期远程驻扎执行任务的意思,这里暂且翻译做远程小队)或是再后来的侦查小队。其中一些小队被通过伞降的方式投送到北越和老挝境内。不过鉴于保密问题和技术的不成熟,最早的十个小队结局都很悲惨。

1964年4月25日,六个人组成阿提拉小队伞降到北越境内距老挝边境越7英里的清漳县并与指挥中心建立了联系,但就在两天以后他们与北越巡逻队遭遇,全员被迫分散来躲避追兵。然而到了5月29号,所有的队员悉数被俘获并在8月被北越军事法庭判以8年的监禁。

5月19号,另一个6人小队莲花小队被降到乂安省以破坏Ham Rong大桥,他们一落地就被俘获,稍后队长被枪决,其他队员也悉被判刑。

5月27号,七人的白骨顶小队伞降进入莱州省以支援当地的陀飞轮小队,然而北越的安全部队早就在着陆区等候多时并一举俘虏了他们。

6月17号,蝎子小队降落到了安沛省,降落过程中一人死亡一人失踪,6月27号其余的人也都没能逃过北越的追踪。

就在他们跳伞的两天以后,水牛小队降落到了广平省,他们也很快被俘虏并于10月24号被判刑。

鹰队6月29号跳伞,随后也全员被俘。

7月18号双鱼座小队伞降支援简易小队,24号英仙座小队也被投入陀飞轮小队的位置,就和白骨顶小队一样,两队16人全都在着陆后不久被俘虏。

7月29号,布恩小队伞降到乂安省执行破坏和袭扰行动,同时监视老挝境内的北越活动。然而这个任务也是祸不单行,无线电操作员的降落伞没能完全打开,于是他摔断了脖子,二号无线电员并不熟悉设备,于是整个小队与总部失去了联系,士气也随之一落千丈,最后8月2号他们向北越投降。

到了10月又有两支小队在伞降任务中被俘,他们分别是前往莱州省的变更小队和前往安沛的希腊小队。在作战任务之外11月MACV还蒙受了另一个损失——因为天气原因半人马座小队乘坐的C-123运输机在一次夜间空降训练中撞上了猴山,连机组在内的28人全员遇难。

在64年一年,MACV空降北越的11个小队就只有一个幸存,如前文所述,保密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早期的空投总会选择固定的着陆点,甚至之后的人员武器补给也不会换着陆场,这导致了很多小队刚降落就全部被生擒。

尽管1964年CIA和MAC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是胡志明小道还在向南越源源不断的输送人员和物资,这令华盛顿和南越政府都倍感恐慌。

于是到了1965年3月,滚雷行动(Operation Rolling Thunder,美军自此开始空袭胡志明小道)赋予了MACSOG更多的任务形式。除了渗透破坏交通及通讯线路,特工们还要负责为空袭标记地面目标,协助被击落的飞行员撤出以及监视中国的干预行动。

这一年9月23日,一支11人的赫克特B小队伞降支援赫克特小队,落地不久之后就在降落区附近爆发战斗,四人阵亡,好在其他人成功与先头部队建立了联系。11月2日陀飞轮小队被空投去支援参孙小队他们是SOG第一支以C130作为投放载具的小队。

其实在此之前,美军已经委托第五特种作战群执行德尔塔计划(Project Delta,最早叫Leaping Lena,跳跃的莉娜,一只信鸽的名字,失踪两天后腿上被发现绑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请求王师解放东欧的内容)以训练南越特种部队进入老挝,于是5个8人小队被伞降到Tchepone,第一支小队落下后就此失踪没了联系,第二支落进了越共控制的村庄全部被俘,其余三支也只保持了短暂的联系。最后只有6个人走了回来,除了带回确认目标地点有越共外啥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这间接使得MACVSOG在10月获得授权以在接下来的闪亮黄铜(Shining Brass,Brass在军事俚语里亦有高级军官的意思)行动中使用美军人员。

尽管韦斯特摩兰(Westmoreland,有意思的是他以直升机机降战术闻名,但是在老挝的战术选择上却推崇伞降,有些文献说他是越南战区总司令,这并不准确,越战时期没有这个说法,这些细节以后有机会开文再谈)将军据理力争,这些行动还是被限制在很小的区域里。此后SOG更加倾向于使用机降而非伞降执行任务直到之后1969年事情出现转机。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