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枪冷炮运动: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性狙击作战

 www.462.net     |      2020-01-11 06:16

图片 1

图片 2

志愿军在抗美援朝转入阵地防御后,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和志愿军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的形成,其阵地战的作战样式也有了新的创造。如:

兵者,国之大事。

来源:中国军网 井延坡工作室 作者:徐彤

“冷枪冷炮”狙击运动。即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所有步枪、轻重机枪等射手广泛开展有组织的、群众性的“冷枪冷炮”狙击战斗活动,它是在阵地防御中敌我接触的中间地带窄小的情况下产生的,是我军阵地防御中的重要手段之一。自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的12个月中,志愿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9万余人。

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

提起狙击作战,很多人会联想到影视剧中涂着油彩、戴着头套、穿着伪装服、使用专业狙击步枪与观测设备的特种兵,还有人会想起白色死神西蒙·海耶、狙击之王科宁斯、冷血杀手查克·马威尼、德军狙击王克星瓦西里·扎伊采夫和狙击女王柳德米拉·M·帕夫里琴科。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成千上万的志愿军指战员在毛泽东“零敲牛皮糖”作战方针指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冷枪冷炮运动,大量狙杀“联合国军”。据统计,从1952年5月到1953年7月,志愿军冷枪冷炮运动共毙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5.2万人,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狙击作战的最高纪录,涌现出很多世界级神枪手和神炮手。

小部队作战活动。即以步兵分队为主,并有炮火支援计划和预备队,采取伏击、袭击、遭遇、反伏击等手段主动打击敌人,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置敌于被动地位的小部队的作战活动。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军史里的点点滴滴,记录着一支军队走过的路。

一、零敲牛皮糖

“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即由小到大,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一口口吃掉敌人,积小胜为大胜,打小歼灭战的战法。其典型战例是1952年9月至10月志愿军在全线进行的战术反击作战,此战对敌60个连排支撑点和个别营防御地域进攻作战77次,打退敌反扑作战480余次,歼敌2.7万余人。毛泽东主席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高度评价了这种战法,指出:“此种作战方法,继续实行下去,必能制敌死命,必能迫使敌人采取妥协办法结束朝鲜战争。”

“井延坡”工作室开辟“冷热军史”专栏,约请知名军史专家定期推出网评文章,解读中外军事史上的热点事件和战史背后的各类冷知识,为您打开一片观军史的新视角。

冷枪冷炮运动,还要从毛泽东的“零敲牛皮糖”说起。第五次战役后,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地区,交战双方均转入了战略防御。此后,战争进入了边打边谈的阶段。经过5次战役较量,中共中央清楚依靠现有装备和条件,短时间内不可能根本解决朝鲜问题。1951年5月26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提出对美英军打小歼灭战的思想。27日,毛泽东在会见志愿军参谋长解方等人时,将打小歼灭战的方针形象地喻为零敲牛皮糖。传统的牛皮糖用糯米熬制而成,小则几斤,大则十几斤,韧劲十足,商贩们挑着走街串巷,遇到有人买就用小锤敲下一小块。这一方针是毛泽东根据战场上敌我双方武器装备特点和作战实际提出的,就是要集中优势兵力打小歼灭战,积小胜为大胜,为打大歼灭战奠定基础。

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当“联合国军”实施炮火轰击,志愿军防守分队皆全部进入坑道隐蔽,保存有生力量,当“联合国军”炮火延伸,步兵发起冲击时,志愿军防守分队则跃出坑道,占领野战工事,对突入阵地之敌果断地进行反击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战术手段,上甘岭战役就是一个典型的坚守与反击相结合的成功战例。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役中,依托坑道工事,在两个加强连的阵地上,抗击敌人约6万余人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轮番攻击、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激战43天,抗击敌营以上兵力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冲击650余次,同时还进行了数十次的反击作战,最终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守防御与反击作战相结合的作战范例。

提起狙击作战,很多人会联想到影视剧中涂着油彩、戴着头套、穿着伪装服、使用专业狙击步枪与观测设备的特种兵,还有人会想起白色死神西蒙·海耶、狙击之王科宁斯、冷血杀手查克·马威尼、德军狙击王克星瓦西里·扎伊采夫和狙击女王柳德米拉·M·帕夫里琴科。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抗美援朝战争中,成千上万的志愿军指战员在毛泽东“零敲牛皮糖”作战方针指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冷枪冷炮运动,大量狙杀“联合国军”。据统计,从1952年5月到1953年7月,志愿军冷枪冷炮运动共毙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5.2万人,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狙击作战的最高纪录,涌现出很多世界级神枪手和神炮手。

1951年8月中旬,志愿军第一线阵地西起土城里,经松岳山、五里亭、平康、登大里、艾幕洞、西希里、沙泉里至东海岸高城,全长250余公里的防御工事全部构筑完毕。此后,志愿军又在第一线阵地形成了以坑道工事为骨干、同各种野战工事相结合的支撑点式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这为小部队袭击打下了坚实基础。据统计,1952年前3个月,志愿军进行小部队战斗行动118次,与朝鲜人民军共歼敌2.37万余人,自身伤亡9000余人,有力地消耗了敌军和掩护了筑城活动的顺利进行。

多兵种协同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前,我军基本上是单一兵种作战,尚无多兵种协同作战的经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边打边建,大批新的特种兵、专业兵入朝作战,把我军的综合作战能力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各兵种的协同能力逐步提高。阵地战中,志愿军各兵种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中,统一指挥,密切协同,联合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胜利地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运输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这些经验,对我军在未来反侵略作战中,组织多军、兵种协同作战,组织后勤保障仍有重要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