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精神与中国道路——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金沙平台     |      2020-03-12 02:26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从历史逻辑、实践逻辑、理论逻辑相结合的高度,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的政治史、思想史、文化史、社会史等各领域开展研究,讲清楚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够成为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指导思想。”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先进分子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真理中看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出路,五四运动是在马克思主义解放了中国人民思想的时代背景下发生的,是由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探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的重大实践。五四运动的本质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历史逻辑、实践逻辑和理论逻辑有机统一,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既是五四运动的鲜明理论逻辑,又是五四运动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理论贡献。

五四风雷,百年激荡。在五四运动100周年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深切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深刻阐述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深情寄语新时代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不辜负党的期望、人民期待、民族重托,不辜负我们这个伟大时代。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我们重温100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更好地弘扬五四精神、激发复兴力量,提供了思想遵循和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光辉典范

一、道路新起点:五四运动成为探索中国道路的伟大开端

五四运动是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工人阶级、青年先进分子和广大人民群众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客观实际相结合的光辉典范。新文化运动是近代中国一次极其重要的思想解放运动,最重大的历史贡献是以陈独秀、李大钊为代表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开始在中国工人和中国人民中间宣传马克思主义,使越来越多的先进分子、学生、工人和人民群众逐步了解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以陈独秀、李大钊为代表的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开始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客观实际相结合,是五四运动爆发的思想条件,马克思主义注入五四运动强大的思想力量。五四运动把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引向中国革命实践,第一次初步回应了马克思主义是否适合中国革命实际和中国革命为什么需要马克思主义这个重大理论问题。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成为五四运动的领导核心力量,工人阶级走上历史舞台,人民群众充分发动和广泛参与,这不仅体现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实践的指导作用,更指明中国革命的立场、性质、目标、力量和方向。

伟大的历史事件,其意义必将随着历史演进愈发彰显其光芒。100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五四运动扭转了鸦片战争后中国不断沉沦的发展趋向,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追求民族独立和发展进步的历史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立足中国近现代史、中国共产党历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五四运动作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光辉典范,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开创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全新尝试,引领中国人民逐步走上马克思主义指导的中国特色革命道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100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铸就了五四运动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的中国革命立场、性质和目标。二是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第一次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融入中国革命实践和对中国革命实践起到指导作用的伟大创举。三是为中国共产党诞生创造极为重要的思想条件、组织条件和实践条件,其中关键一点是开创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革命实践的先河、释放了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领导核心作用,这足以彰显五四运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光辉典范。可以说,马克思主义赋予了五四运动思想灵魂,五四运动创造性开创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先河,成就了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光辉典型。

五四运动是一场伟大爱国革命运动,将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线上。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西方列强的野蛮入侵和中国封建统治者的腐败无能,使中华民族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为挽救国家危亡,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几乎没有间断过。然而,历次反对外国侵略的战争也好,太平天国农民运动也好,鼓吹爱国救亡和变法图强的戊戌维新也好,一次次奋起,又一次次失败。辛亥革命只把一个皇帝赶跑,中国仍旧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之下,反帝反封建主义的革命任务并没有完成。“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五四运动的爆发,正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危机步步加深的背景下,各种社会矛盾斗争的总爆发。1919年,中国在巴黎和会遭受外交失败,再一次陷于民族危难。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顾维钧曾回忆道:“以前我们也曾想过最终方案可能不会太好,但却不曾料到结果竟是如此之惨。”中国人民彻底清醒地认识到“公理难伸,强权未已”,爱国风暴汹涌而至。与以往旧民主主义革命不同,五四运动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分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社会各阶级群众第一次共同行动,使五四运动有了前所未有最广泛的革命力量;“外争主权,内除国贼”“改造强盗世界”等主张彻底打破近代以来的“尊洋主义”,赋予反帝反封建斗争新的内容;各种群众组织“直接以革命手段行使平民的政权”,使运动迸发出惊天动地的革命斗争力量,救亡图存由此翻开新的篇章。正如毛泽东同志指出的,“五四运动的杰出的历史意义,在于它带着为辛亥革命还不曾有的姿态,这就是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帝国主义和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封建主义”。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自觉

五四运动是一场伟大社会革命运动,使走社会主义道路成为中国的历史必然。旧的路走不通了,就会寻找新的出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社会主义在苏俄从书本上的学说变为活生生的现实,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力量像火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工人和农民破天荒第一次成了社会的主人。这场革命给正在苦闷中摸索、在黑暗中苦斗的中国先进分子展示了一条新的出路。吴玉章在回忆五四运动时说:“革命有希望,中国不会亡,要改变过去革命的办法。……必须依靠下层人民,必须走俄国人的道路。”在十月革命影响下,在爱国运动冲击震荡下,整个中华民族从沉睡中复苏了。五四之后,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妇女运动等广泛开展起来。人民大众的觉醒和奋起促使更多先进分子选择依靠民众的革命道路。走社会主义道路,成为越来越多先进分子的共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五四运动是我国近现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同样,五四运动必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具有伟大转折性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五四运动的爆发,促使了以先进分子、工人阶级、青年学生为主体的中国人民第一次深受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第一次在实践中实现了中国人民对中国革命的思想觉醒,使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中的先进分子逐步转变为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既为中国革命培育了实践主体,又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孕育了有志于革命事业的理论主体。

五四运动是一场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有力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五四运动之前,经过早期新文化运动的冲击,中国思想界“正如久壅的水闸,一旦开放,旁流杂出,虽是喷沫鸣溅,究不曾自定出流的方向”。当时,无政府主义、新村主义、合作主义、泛劳动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各种主义和思潮蜂拥而起,马克思主义并没有为人们所重视。五四运动为新思想、新文化开辟了道路,促使思想界沿着彻底的反帝反封建方向探求改造社会的新出路,介绍、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逐步成为进步思想界的主流。当时创办的400多种新刊物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或倾向于社会主义的达200多种。《新青年》杂志逐渐转变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阵地,新文化运动发展为马克思主义思想运动。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特别是对各种思潮和政治主张的反复鉴别比较,越来越多的爱国进步青年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信仰,开始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集合起来。在五四运动担任主要领导骨干的那些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在实践中得到淬炼和成长,很快完成从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毛泽东、周恩来、恽代英等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逐步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在回顾五四时期思想经历时就谈道:“到了一九二〇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青年周恩来在致友人书信中写道,“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1922年,恽代英在一篇文章中呼吁:“我们应研究唯物史观的道理,唤起被经济生活压迫得最厉害的群众”。他们都把无产阶级的世界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深刻思考中国的革命和未来,使中国人民找到了争取民族解放的思想武器。

马克思主义是五四运动的思想旗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五四精神是五四运动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的中国革命实践中形成和发展的,是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实践的强大精神力量的生动体现。作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思想结晶,五四精神又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赋予了创新发展的精神和品格,赋予了中国共产党人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客观实际相结合的改革创新精神,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新境界。五四运动之所以产生近代以来极其伟大的历史意义,归根到底在于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第一次实现了运用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回应和解答中国革命问题的理论创新,第一次在革命实践中增强了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先进分子和青年学生的理论自觉。五四运动之后,越来越多的先进分子和青年学生投入到革命事业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参与到中国共产党指导的革命实践之中,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认同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五四运动,以彻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性、追求救国强国真理的进步性、各族各界群众积极参与的广泛性,推动了中国社会进步,“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为新的革命力量、革命文化、革命斗争登上历史舞台创造了条件”。无产阶级的觉醒,对五四运动斗争胜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工人阶级的强大力量让早期共产主义者认识到无产阶级必然成为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早期共产主义者主动脱下长衫、穿上粗布衣,到工人群众中去了解他们的疾苦,启发他们的觉悟,使之由自在的阶级成为自为的阶级。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直接推动了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中国革命就有了新的领导核心力量,这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区别于旧民主主义革命最根本的特征。

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逐步在中国革命实践中开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这是五四运动鲜明的理论逻辑。在五四运动中使马克思主义令人信服地回应和解答中国革命问题,初步实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革命实践中的创新发展,培养面向中国革命实践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主体和实践主体,这是五四运动伟大的理论贡献。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弘扬五四精神和五四运动的时代价值,关键要把五四运动放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视野之中认识和把握,正确认识五四运动蕴含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逻辑和理论贡献,以史为鉴,更加坚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更加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自信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

二、思想新解放:伟大五四运动孕育了伟大五四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五四运动,孕育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其核心是爱国主义精神”。五四精神是五四运动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的生动写照。在当时,爱国首先是争取民族独立、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帝国主义奴役和封建军阀政府卖国行径;进步首先是反对阻碍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一切腐朽没落的东西,推动中国社会向前发展;民主首先是推翻专制独裁的旧制度,实现最广大人民的解放和民主、自由;科学首先是探索指导中国人民改变受奴役、受压迫地位的科学真理和发展道路。五四精神体现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近代以来追求的先进价值观,深深积淀在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中,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改革的精神动力。

五四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维护民族独立和民族尊严的强大精神动力。无论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就是爱国的精神;都在经历一个共同的过程,就是探求强国的道路;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五四运动作为伟大的爱国运动,点燃了振兴中华的新希望。面对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一批爱国青年挺身而出,全国民众奋起抗争,誓言“国土不可断送,人民不可低头”,奏响了浩气长存的爱国主义壮歌,表现出了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五四运动表现出来的爱国主义精神,与以往的爱国主义相比较,具有历史进步性和鲜明时代性。这种爱国主义不是盲目排外,而是为了维护国家独立和民族尊严;不是固步自封,而是与民主和科学精神紧密联系,追求发展进步;不是空发议论,而是付诸行动,以“直接行动”投入反帝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