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春涛:新时代是历史学可以也必须大有作为的时代

 金沙平台     |      2020-02-27 01:41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重要论述,就如何认识历史、研究历史,如何以史为鉴,更好地把握当下、走向未来,作了深刻阐述,充分体现了唯物史观的精髓,闪耀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光辉,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为我们在新时代开展历史研究、繁荣发展历史科学提供了基本遵循。

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在京成立。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来贺信,代表党中央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全国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习近平总书记如此频繁、集中、系统地论述历史科学,这在改革开放至今的历史上极为罕见;在党中央直接关心、筹划下成立国家级的专门的历史研究机构——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这在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上都还是第一次。这些都说明历史研究在新时代受到空前重视,享有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肩负着更为重要的使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科学的系列重要论述,抓住机遇,奋发有为,不辱使命。这里简要谈三点学习体会。

习近平总书记的贺信在哲学社会科学界,尤其是历史研究学界引发强烈反响。学者纷纷表示,贺信为中国广大历史研究工作者提出了立于新时代潮头,构建中国特色历史学的重要而光荣的历史任务。这是党对历史研究工作者赋予的历史重任,也是党对历史研究工作者历史担当的高度信任。

一是要在全社会积极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

重视历史 研究历史 借鉴历史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新中国成立给历史学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明确了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确立了人民的主体地位,澄清了若干重大理论问题,尤其是科学解答了历史学为谁著书立说这一根本性、原则性问题,进而为研究工作树立了正确导向。

习近平总书记在贺信中指出,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古知今,学史明智。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的一个优良传统。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需要系统研究中国历史和文化,更加需要深刻把握人类发展历史规律,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

学术导向是个大问题,与政治方向、价值取向是连在一起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以上这些,是我们回顾总结鸦片战争至今近180年历史得出的必然结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个完整概念,所谓“中国特色”,指具有中国特点、切合中国国情、符合历史发展逻辑。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目前,我国发展正处在关键节点上,全党全体人民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显得至关紧要,而这四个自信,都与科学、正确地解读历史紧密关联。说到底,这是涉及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大问题。事实胜于雄辩,历史不容歪曲。史学工作者要自觉抵御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积极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长期以来,在党的领导下,我国史学界人才辈出、成果丰硕,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海鹏表示,中国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给我们留下许多优秀文化遗产,使我们在面对近代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时,可以长久支撑、不屈不挠,汲取新知、革故鼎新,终于改变了近代中国社会向下“沉沦”的屈辱局面,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社会的“上升”趋势。研究总结这些历史经验,对于形成我国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有着重要意义。

二是重视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智力支持。

以中国古代史学科建设为例,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陈其泰认为,史学名著是一个时代学术进展的标志性成果,集中体现了史学家的史识、史学、史才。改革开放以来,许多史学名家精心撰成的优秀之作,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如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夏鼐的著作《中国文明的起源》等。我们当前处在社会主义学术文化发展的黄金期,应当以前辈学术名家为榜样,潜心钻研,志存高远,发奋努力,继续奏出21世纪中国史学的华彩乐章。

重视吸取历史经验是我们党的一个好传统。郭沫若写《甲申三百年祭》,毛泽东同志十分赞赏,将该文作为延安整风文件看待,便是一个例证。今天,继续推进我们的事业、解决好我们在前进中遇到的诸多问题,需要以史为鉴,汲取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经验和智慧;需要树立世界眼光,学习和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当代史学若想具有生命力、体现影响力,就必须顺应时代需要,有意识地加强历史与现实的对话,积极回应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多做一些建设性、创新性研究,力戒那种选题无足轻重、搞繁琐考证、范围狭窄、内容空洞的学究式学院式研究。司马迁写《史记》,司马光著《资治通鉴》,都具有鲜明的现实关怀。北宋大儒张载有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身处新时代,我们的胸襟应当不比古人逊色,应当比古人更加开阔。

创新历史学学术话语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