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实战力远胜中国?局座直接说透

 金沙澳门     |      2020-04-24 01:27

图片 1

问:你觉得日本现在真的衰落了吗?为什么?

问题:日本明明是发达国家,为什么白人崇拜仍然这么严重?

就像前一段时间,日本一些废宅在网上叫嚣称,日本自卫队能打爆解放军,辽宁舰不过日向级在直升机航母的刀下鬼云云。中国这边许多人居然还很认同,这就让人很让人费解。

图片 2

回答:

我们国家是强大了,但是我们许多国民的思想却并没有强大。到处跪舔外国的精神外国人固然可悲,动辄叫嚣灭日屠美的民粹分子亦不可取,这些都不能算是大国公民应有的心态,我们需要的是心平气和的看问题,要中正平和!

如果从民族情感和不同的社会制度上来回答,我希望他衰落,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回答,日本不但没有衰落,而且是在平稳中不断的发展进步。

这个问题确实比较明显,日本人普遍崇拜欧美甚于自身,喜欢欧美名牌、欧美的乐队、欧美的球队、甚至追随欧美的生活方式,日语中的片假名越来越多等等,对于欧美的崇拜已经深入了日本人的骨髓。

这种趋势尤其在年轻人中更为严重,比如日本大学普遍认为欧美系的留学生才是留学生,尽管他们基本不学习,有的甚至只是为了来日本泡妞。而日本大学妹子也普遍喜欢洋人,认为那种金发碧眼才是自己喜欢的type,以至于日本人自己都认为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我曾认识的一个法国留学生,两年以内至少交了十几个女朋友,住在他隔壁的韩国人经常投诉晚上呻吟声太大,没办法入睡,以至于最后精神差点崩溃而请病假回国了。为什么日本人会如此盲目地进行“白人崇拜”?我想这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图片 3

我们即要认识到自己生活在一个伟大的国家,具备民族自信;又要知道这个国家目前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厄待改变;最重要的是还要有一颗奋进的心,而不是不安的嘴![QHW]

首先日本国民整体素质较高,从城市和乡村的卫生秩序中可见一斑,日本首都东京是一个住着4200万人口的全球第一的大都市,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都一尘不染,被联合国34年来评为最干净的城市,社会秩序井然,住宅小区没有围墙,住户无安装防盗门窗和防护栏的情况,道不拾遗并不是新鲜事,那怕最繁华的银座商业大街根本看不到人车涌堵的场景,在地铁公交车上看不见占座抢座的人和事,有时候看到年轻人给老年人让座,老年人也不座,这大概就是日本人的精神吧。

(1)历史原因:

日本到幕末一直都是仰慕中华文化的,但是由于清朝在鸦片战争之后逐步走向衰落,以儒家为代表的农业文明在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下支离破碎。这让日本人觉得必须“另投明主”,于是就出现了像福泽渝吉“脱亚入欧”论为代表的否定亚洲、否定东方传统儒家文明,倾向学习西欧、崇拜西方现代文明的思潮。图片 4

(福泽渝吉不仅不感恩中华,反而无耻地将日本的“不幸”归咎于近邻中国与朝鲜)

这一潮流经由明治维新、大正民主运动而走向第一次高潮。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日本为了美化自己的殖民侵略行为,将英美称之为“鬼畜”,而将自己打扮成将西方殖民势力从亚洲赶走的“解放者”,试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并自任盟主。不料,这一图谋最终在中国人民的反抗以及同盟国的打击之下成为泡影,日本本土亦被盟军占领,并遭到“民主化改造”。沦为亡国奴的日本人抱住美国的大腿,实现了战后经济腾飞,但是时至今日,依然在为实现所谓“正常国家”而试图扩军修宪。在大部分日本人看来,所谓的“日美同盟”实际上是美国主导下主从附属关系,日本只是美国在东亚战略格局中的一颗棋子。像安倍之流,充其量也只是美国牵在手上的一条宠物而已。

中国已经成长为事实上的世界第二强国,即便是欧洲诸强也只能在联合起来才可与中国作比较。但是,我们的许多国民却并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强大。

其次就是日本人的科技发展创新成果也是全球一流的,在加上日本人的工匠精神,生产制造出来的产品质量在全球也是一流的。

(2)现实因素:

尽管一方面日本尚在为实现正常国家而努力,但是日本人另一方面却可以享受日美同盟所带来的庇护和美好的物质生活。尤其在日本泡沫经济巅峰时代,在傅高义的《日本第一》一书被翻译成日文之后,石原慎太郎等人认为日本是时候可以对美国说NO了。图片 5那时候日本人甚至想把整个美国都买下来,哇塞,那时的日本好厉害,有么有?图片 6

但是很快,经济泡沫被强行刺破,日本进入所谓“停滞的二十年”。当然,现在有人认为这二十年日本并未停止发展,而只是在偷偷地转换发展方式,实现经济模式的升级转型,因此是日本从争当世界第一的狂热中冷静下来的二十年。不过,日本人的这种冷静时间未免也太长了。我认为,这是率先在东亚实现战后复兴的日本在“日本本位主义”和“崇尚日美同盟”之间摇摆的二十年。日美同盟是就像是鸦片,能给日本带来快感,但是也会上瘾,以至于日本无法摆脱美国的阴影,始终处于影子国的从属地位。反映在国家方面,是日本国家意志要紧密追随美国;反映在民众层面,则是日本民众特别是青年人对于西洋的无限崇拜。

近日,著名收藏家、古董鉴赏家马未都先生在同局座张召忠一起做客一档节目时,委托主持人问了局座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打的赢日本吗?

第三就是国民生产总值有11万亿元,而人口仅有1亿2千万,而我国虽有13万亿多元的国民生产总值,但是有13亿人口。

这种恶性循环如果不终结,那么日本人心中的“白人崇拜”情节极有可能会一直延续下去。

回答:

这个问题其实学术界也有注意。

牛津通识读本《现代日本》讲述了日本自近代以来的历史,其中提到日本现代的一种不自信。

例如:在生活水平相当的发达国家中,日本社会是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既然物质生活上没问题,那就是精神上出了毛病。图片 7

例如:别国人民信仰邪教的人群,多是社会边缘人,因为经济和社会地位低,于是走向偏激,而日本却好,奥姆真理教中大量社会中坚分子,甚至科学家和政治家也掺杂其中,连这些社会精英都偏离主流价值观,这反映日本文化的什么问题?

学者分析,日本当今社会的一些病态,起源于自明治维新后的现代化过程过快,日本自明治维新之后仅仅一二十年就几乎全盘西化,虽然加强了国力,但在20世纪初,日本文化界普遍有个认识:日本人丧失了日本人的天性,已经在西化中迷失了。图片 8

所以研讨什么才是真正的日本人的作品,成为20世纪以来日本文学潮流之一。在获得诺贝尔奖文学奖的日本作品里,大量充斥着这种被称为“日本人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