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贸易逆风下,近半数在华日企希望扩大规模,供应链上中日紧密

 金沙澳门     |      2020-04-09 16:06

图片 1

近日,有关“日企撤离”的消息甚嚣尘上。日本经济新闻一篇关于“加快办理日企撤离手续”的新闻,引发舆论热议。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阅日文资料了解到,每年9月日本经济界访华团(以下简称“访华团”)均会访华,并提交改善中国经营环境的建议书。希望中国行政手续便利化、透明化只是今年建议书中的一项内容。  据《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16年白皮书》显示,针对2015年度营业利润(预计),回答为“盈利”的在华日资企业(有效回答企业数874家,有效回答率60.8%)比例为60.4%,虽同比减少3.7个百分点,但仍连续3年超过6成。  经济界访华团始末  经济界访华团是日中经济协会在日本民间和政府的支持下,向中国派遣的由各个企业家组成的代表团。  日文资料显示,去年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简称“经团联”)与日本商工会议所派出了联合访华团,对此,李克强总理做出了积极评价,认为其作为经济及贸易合作的拥护者和推进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2016年访华团已经是自1975年以来的第42届,包括众多日本知名企业的领导层和高管,总人数达到230余人,共有约70家企业组成。团长由新日铁住金株式会社董事长宗岡正二担任,团员包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丰台通商株式会社、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富士电机株式会社等日企的高管。中方接待单位为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简称“贸促会”)。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本届访华团行程包括与发改委、商务部、工信部官员就中日经济发展问题进行交流,并举行中日企业家对话。主要内容有钢铁产能过剩、电力企业改革、不良债权处理等。  本届访华团提交的《关于改善中国经营环境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中指出,建议的三大重点分别为改善行政手续、签订中日社会保障协定、知识产权保护。  《建议》中的改善行政手续包括日企在华开展业务的多项行政手续,并不特指日企撤离时的手续问题。其中对改善行政手续部分列出了八项内容,包括中国行政手续办理程序过于繁杂,需要向多部门提出且审批时间长;在实际运作中,根据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实际负责人的不同,处理方式也有所不同,希望中方能够统一进行规定,并且能够在法律上保证其安定性不被改变。  “中国不同部门处理方式不同,行政手续办理繁杂是很多日本企业不能理解的。”一位日本企业职员告诉本报记者。  此外,由于投资、增资手续办理时间过长,很难进行灵活的或符合事宜的投资增资行为,希望可以简化审批手续。  《建议》指出,在投资权转让、公司清算手续方面,根据中国的产业变化、市场变化以及各企业经营方针的变化,有些公司法人会进行清算,对当前事业进行投资权转让,从一些不再开展的事业中撤资的情况是存在的。同时,对当前事业做出一时的撤资,进行资产置换以开展新事业新投资的做法也存在。  《建议》认为,目前,中国在投资权转让及公司清算方面,涉及多个部门且手续极其繁杂。作为改善方案的一种,政府对外资企业在中国设立之时提供的便利手段,我们希望在进行投资权转让及公司清算程序时也能够提供。可以顺利撤资的话,将有助于进行资产置换并产生新投资,达到新的良性循环。  此外,《建议》还包括贸易、合并审查、城市开发用地、施工许可等方面的行政手续改善建议。  51.3%的日企希望维持现状  中国商务部9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今年1至8月,日本对华投资22.5亿美元,同比下降28.8%。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在2012年达到峰值后,连续三年递减,投资额已下降到峰值的一半以下。除了受到两国政治关系的影响,下滑原因还包括:中国人力成本上涨及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竞争激烈、人民币相对日元持续升值等。  由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发布的《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16年白皮书》显示,2015年日本对华投资额为32亿美元,同比减少25.9%,连续3年呈下降趋势。近年来,中国投资环境发生变化,如人工费上涨、劳动力难以确保等,受此影响,日本对华投资呈现出下降趋势。除日本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亦普遍呈下降趋势,台湾同比减少14.9%,美国减少3.0%,德国减少24.6%,英国减少20.0%。可见传统投资,即将中国作为出口基地进行投资的形式已进入转型期。另外,日本虽然投资规模收窄,但是,单从累计金额来看,除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之外,仍然位居各国家和地区的榜首。  从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在2015年10-11月针对进驻中国的日资 企业开展的问卷调查结果来看,关于今后1~2年业务发展的方向,回答“扩大”的企业的比例为38.1%,回答“维持现状”的企业的比例为51.3%。2015年,在扩大在华业务意向方面回答“扩大”的企业从2011年的66.8%大幅降至38.1%。  然而,并不是所有行业的扩大意向均有所减少。从各行业回答“扩大”的比例来看,非制造业高于制造业。此外,在制造业的“食品(52.4%)运输机械设备(43.5%)”和非制造业的“批发和零售业(50.9%)”等内销型产业中,回答“扩大”的比例较高。另一方面,出口型“纺织(19.2%)”的该比例则跌破20% 。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对出口型企业来说,中国的优势在逐渐减弱。但另一方面,内销型企业则将中国视为有潜力的市场,预计今后将继续加强对中国市场的开拓。2015年是日资企业对华投资战略发生转变的重要拐点,这一年,出口型投资减少,内销型投资增加。  一位熟悉外企在华投资情况的律师告诉本报记者:“受劳动力成本上涨、产业转型等影响,日资企业对华投资有进有出是正常的,每年都有新企业进来投资,也有经营不好的企业要撤离,就我掌握的情况,近年来并没有大批撤离的情况。”

贸易摩擦频起、全球贸易放缓之下,在华日企有何感受?

图片 2

6月19日,中国日本商会发布《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19年白皮书》(以下简称为“《白皮书》”),其中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对华投资实际使用金额38.1亿美元,同比增长16.5%,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这是在中国投资环境更开放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去年全球对华投资实际使用金额1349.7亿美元,同比增长3.0%,再次实现历史性突破。

图片 3

第一财经记者并发现,根据该《白皮书》显示,在全球贸易动荡背景下,2018年,在调查中表示决定“缩小规模或转移”的在华日企比例比2017年继续下降至6.6%,而同期表示要扩大或维持现状的在华日日企比例则仍有小幅增长,分别占48.7%和44.8%。

图片 4

中国日本商会会长小野元生在发布会上则道出了缘由。他表示,在华日资企业的本地采购率达到了66.3%,而从美国的采购比例还不到5%。同时,在华日资企业对美国的出口比例在2018年是5.9%,这是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数据进行判断的。所以贸易摩擦对日资企业直接的影响还是很有限的。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外资转移?中国自身需求量很难被打破

昨天早上开始有一张《日本经济新闻》的剪报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刷了屏,从这张剪报的前几行汉字来看似乎有一个日本财界的访华团在和中国交涉有关在从中国撤资时候的手续问题。

《白皮书》显示,根据近年来日本贸易振兴机构针对在华日资企业开展的调查,有意向扩大在华业务的日资企业比例从2015年至今持续攀升,同时,具有”缩小规模或转移“想法的在华日企则自2015年后逐年减少。

日本财界访华团要求中国简化一下外国企业从中国撤退时候的手续,省得企业在好几个衙门之间到处跑还不得要领。这是一个实际问题,笔者有过这种经验,因为公司2007年从中国撤资时所有的手续都是笔者办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诸多在华商会中,中国日本商会编写白皮书时的样本量尤其大,2019年参与该《白皮书》调查的对中国日本商会及中国各地商会中的日资企业的法人会员达到8765家。

有人可能会以为外汇的不能自由兑汇是撤资时的大问题,其实这还是最后一个问题。清算之前的资产折旧、处理、出售、人员整理等等等等,随便哪样都能让人焦头烂额。

譬如,第一财经记者看到,根据去年11~12月进行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对今后1~2年在华事业发展的方向,决心扩大或维持规模的日资企业总占比高达93.5%。其中,回答“扩大”的日资企业比例为48.7%,而相比之下,2015年的这一数据只有38.1%,2016年为40.1%,直到2017年才大幅增加为48.3%。

而且现在实行了新劳动法,在人员整理时肯定要更加严格。所以笔者看到这个新闻时的感觉就是,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和国际标准接轨了。

在有意愿扩大业务规模的企业中,有接近60%的日资企业选择了“销售”作为拟拓展的业务类型,有37.4%的日资企业未来将“生产”。《白皮书》认为,随着中国的制造和消费升级,日子企业开始加强开发中国市场,以提供优质的商品、技术和经验。

其实日本财界代表团还提出来一些其他意见。从剪报上来看,就还有要求在执行《反垄断法》时的基准应该明确,不能动辄阻止外企并购中国企业等等。

与此同时,在部分在华外企向越南等国家转移的问题上,小野元生指出,“中国本身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还是很难打破这种需求量的。”

可能是撤资手续放在了第一位,加上有人也不一定懂日语,看见汉字就先来个望文生义再说,结果后来再次就成了“日资大规模撤资”,又刷了一次屏。

他表示,“当然,一部分日资企业把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地区了,这可能有一点贸易摩擦带来的情感上的波动,但另外还有一个客观性的事实,就是中国的劳动力的成本在增加,所以企业自然而然就会寻找成本更低的地方,那么可能就是东南亚”。

因为不管是幸灾乐祸还是忧心忡忡,反正这个问题是个很吸引眼球的问题,一时人心惶惶,似乎日企已经排好了队挤在海关门口,就等着他们的代表团谈判完了一放闸就好立即撒丫子逃跑。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正如小野元生所说,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展开经营时日资企业提出最多的问题为“员工工资上涨”,2018年有75.7%的企业反映了此类问题,2017年持有同样烦恼的企业比例也高达75.3%,基本持平。而尽管“竞争对手崛起导致的成本竞争”也仍是51.7%的日资企业还在焦虑的问题,但相比2017年其55%的数据,程度可谓减轻许多。

一、“日本企业在大规模撤资”子虚乌有

从2017年到2018年,日资企业反映的经营问题中,同比涨幅最大的包括,制造业领域的环保监管更加严格(从39.3%到45.8%)、新顾客开拓停滞(从39.9%到43.4%)以及制造业领域的技术人员招聘困难(从36.8%到40.3%)等。

说明问题要靠数字,不能动辄以价值判断来代替事实判断。事实是怎样的呢?看一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网站和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数字。

中日供应链始终紧密

2015年一年中日本向中国大陆的新增直接投资是32.1亿美元,而2016年1-8月的统计是20.6亿美元,实际上2014年日本新增直接对华投资是43.3亿美元。

尽管依然面临人工费上涨等投资环境变化等问题,但日资企业坚信中国是全球排名居前的巨大市场。《白皮书》指出,中国在经济发展中努力提质增效、扩大经济规模,而日资企业一直对此发挥着重要作用。